太量微觀——美大選結果對世界經濟影響大

  我們說一說美國大選結果對世界經濟的影響。觀察特朗普過去四年任期後,他最大問題是經常反口覆舌,是一個非常難以預測的人,時常改變態度及政策,他經常繞過國會頒下行政命令,導致本應以理性制定政策的國家運作模式,成了按他個人意欲施政。一個情緒波動及不穩定性如此大的人,可以控制一個大國的資源,會導致全球未來四年都充滿不確定性,令環球投資氣氛或市場非常不肯定。如果特朗普當選,未來四年環球市場的潛在投資以至整體投資量會減少,世界增長率會隨之下降。

  特朗普掌控大權,能以很多行政指令影響選舉的結果。他在過去四年得罪許多人,如少數民族(黑人/華人),所以黑人選票和少數民族或回教徒的選票會流失許多,華人選票亦如是。他亦不討好女性,但這影響不大,因上一次大選,即使希拉里為女性,但亦落敗,所以女性選票未必會流失許多。特朗普亦得罪很多商家,如果商家是理性的話,應希望世界穩定才能投資,所以特朗普在商界的選票會較少。

  我認為疫情並不是選民最大的考慮因素,反而是如果政網上有政策能讓選民得益,便會有人支持。拜登在政網上有一致命點,因他認為特朗普減稅幅度太大,所以他有可能加稅,這會觸動選民利益,所以部份選民因而改變立場,不支持拜登。

  美國政府因疫情開支增加了許多,所以來年再度減稅機會較低。可是,明顯的調高稅率肯定不受選民歡迎。

  一般來說,民主黨總統很少會針對性地與中國的經濟作抗衡,奧巴馬時代曾以三百零一條款開展小規模的貿易戰,可是沒有故意針對中國而提高關稅以增加雙方分歧。民主黨總統也不會積極地挑起戰爭,以往的戰爭年份,多是隸屬共和黨的總統掌政,所以特朗普當選可能會挑起戰爭。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