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特朗普可否翻盤?

  美國總統大選,拜登勝出,可是特朗普尚未認輸,之後程序會如何呢?會否讓特朗普有機會翻盤呢?我覺得機會微乎其微。之前一些選舉,例如說陳水扁在台灣大選,或者戈爾和小布殊的美國大選,都非常具爭議性。可是甚少有一個總統選舉,選舉完結後,可發還法庭重判,然後重新洗牌,再選一次,基本上是沒可能的。原因之一,是法庭判決需時,亦沒可能判特朗普勝出,而拜登落敗。如果特朗普真的懷疑拜登有選舉舞弊,法庭最多只能判是次選舉無效,不能判誰勝誰負。如果選舉無效,有可能重選,或以現有機制決定誰才是新一任總統。第二、如果判決時間過長,今年未能判決,待明年才判決,那如何是好呢?最大機會可能是拜登先上任,然後留待法庭判決。如果是這個情況,行政權力已全都移交完畢,內閣更換,屆時特朗普是否仍有心情或興趣與拜登爭奪總統呢?

  選舉與學校考試的情況不同,如你懷疑附近的同學作弊,你可以立刻向老師舉報而老師可以決定誰是誰非,查證後發現作弊,便能判罰。可是國際一些政治的選舉,牽涉到權力的移交。學校作弊的判決的權力由始至終都是老師,沒有轉移,可是一個政權移交,執法權力會改變,所以很難找到一些先經過選舉上訴,再轉移行政權力的例子。

  現在也特朗普身邊的官員都逐漸離開他,該黨的黨員可能會作勸喻及早認輸。

  而很多外國元首都已表示祝賀拜登,大家都承認了拜登為總統,所以特朗普的翻盤機會並不大。如果真的不滿意結果,唯一的方法只有內戰,否則很難翻盤。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