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美總統選舉對港經濟影響有限

  美國總統選舉後,拜登當選,會對香港有何影響。香港過去一年在美中角力的風眼,但香港是一個很小地方,所以美國不會無端重新賦予香港特殊地位或香港製造的標籤。美國始終是大國,香港基本上沒有甚麼能回贈美國,故此,特朗普實施關稅及對香港的制裁,拜登不會剛上任便重新再來。香港沒有談判籌碼去讓美國停止制裁,只有透過中國與美國談判,例如美國要求中國開放更多金融市場,方能取消香港之前的制裁。

  但大家不需要太擔心香港經濟,之前影響是「有危亦有機」,因過去半年至今很多資金都回香港,港元匯率上升,亦有很多IPO,而金融中心地位亦從三月的第六回升至九月的第五位。至於貿易出口額,九月大升,中美角力對本港短期內的影響已過去,現在屬於一個反彈期。所以我認為美國政策對香港沒長遠影響。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從來都不是任何國家賜予,而是建基於本港基本的優勢,如資金人才自由流通、普通法、英語的應用、靠向中國,都是香港面向國際市場的優勢。東京、新加坡等不見得擁有這些優勢。香港自八十年代起,作為金融中心已三十多年。三十多年來美國總統已經更替多代,香港的金融體系亦持續發展,所以美國的政策對香港的影響不大。

  美國於貿易戰中打壓中國,其實中國貿易方面並沒有受影響,雖然中美間貿易量下降,但中國外貿盈餘沒有減少。反之,中國與歐盟及東盟的外貿量上升。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並不是透過貿易渠道,而是投資渠道,國際投資者看到中美的狀況,便不去投資中國。

  所以拜登上任,貿易戰會有所緩和而令投資環境變得穩定,各國對中國的投資將會上升。希望美國總統結果盡快塵埃落定,全球才能步入一個正常的軌道。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