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拜登任美國總統後對中國經濟有何影響?

  今次談拜登出任美國總統後,對中國經濟有何影響。美中正打貿易戰,這次由特朗普掀起,由三人執行,包括萊特希澤、納瓦羅和羅斯。萊特希澤是當年日本廣場協議推手,是當年的副貿易代表,現為貿易代表。這三人都是站在特朗普一方及年事已高,所以拜登上任後,我相信不會再任用他們。所以拜登繼續推行貿易戰,也沒有執行者。因貿易戰很依賴這三名鷹派的執行人,尤其是萊特希澤及納瓦羅,是死硬鷹派。如果沒三人推波助瀾,政策難以執行。因此,我認為貿易戰將告一段落,可是拜登會不會取消以前落實的關稅呢?我認為沒那麼容易。因這可作為一個談判籌碼,如美國要求中國開放更多金融市場,方能撤銷部份關稅。

  拜登的政綱與特朗普有何分別呢?拜登希望美方能重回一些多邊協議如世衞。價值觀方面,拜登價值觀趨向傳統,認為美國身為一個大國,應該帶領全球。為了賺錢而退出一些各方共贏的協議,這是一個非常短視做法。拜登與特朗普最大差異是,他不會如特朗普般難以預測,亦不會經常做出特朗普那些驚人的事情令市場有波動。

  其實貿易戰對中國貿易並沒甚影響,雖然中美間貿易量變少,但中國的外貿盈餘並沒有減少。反之,中國與歐盟及東盟的外貿量變多。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並不是透過貿易渠道,而是投資渠道,國際投資者看到中美的狀況,便不去中國投資。如果一個較穩定、可預測、不會經常鬧事的總統上任,環球市場投資氣氛都會重回穩定,世界對中國的投資,將會變多。至於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打壓,拜登上任後,這方面會有緩和。事實上,一個大國甚少故意去打壓一間公司,這不是一個對等的打壓。所以,中國一些科技公司會有喘息機會。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