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恐襲經濟學

  七月一日發生一次恐襲,一名警員身受重傷,疑犯自殺身亡。從經濟學,如何解釋恐襲這現象呢?經濟學是分析成本效益,如某件事對我們來說成本高於效益的話,我們不應要去做。但以自殺來說,很難用成本效益解釋,因沒有太多好處。當然,我有做一些對恐襲的研究,其中一個是九一一恐襲。

  文章關於九一一一些較敏感的股票,如航空公司或是保險公司,九一一後這些股票會跌,我用一個結構性改變模型,可以準確預測改變那一個點,就是下跌的現象會在甚麼時候發生。

  我找了美國S&P 500指數和Dow Jones指數中個別股票。得出一個較特別結果,發現那些航空公司或是保險公司股票下跌的那一點,大家認為時間在恐襲,也就是九一一發生後,但事實是較重要的跌幅在九一一前,就是恐襲發生前那一兩個交易日,股票跌幅最顯著。這說明了甚麼呢?就是或有人早知會發生一些事件,會影響到這些股票,所以預先short sell,那哪些人會預早知呢?或是恐怖份子,這表示恐怖份子發動襲擊前,除了達至其聲稱的一些神聖目的外,其實可用來賺錢。賺到的錢或用於融資其行動,所以在分析一起恐襲前,不但純看其理念和目的,背後也有能出於金錢目的。

  個人來說,我認為像香港這些孤狼式恐襲,最後犯人自殺了,未必出於一些金錢目的,而是一些較虛的精神追求。如為受盡壓迫的人發聲,為出一口氣,無論如何,都不應被鼓勵,因為會傷害無辜,我認為並不可取,也希望不要再發生。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