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甚麼是平?甚麼是貴?(二)

  小米商標是正方形的,後來挖了四個角,以超橢圓外框取代原先正方形,就支付了二百多萬人民幣設計費。有些人說這是貴,做了那麼少,收取二百多萬人民幣,對一般人來說是真的貴,但這是以收入階級斷定。有些人收入沒有二百多萬一年,看設計師調整一下商標就獲二百多萬,認為很貴。如果約了李嘉誠或香港十大富豪吃一頓飯,請他們捐十萬港幣給某個機構,究竟十萬港幣多還是少呢?你或看十萬港幣是很多,但不要忘記計算他接見你的時間成本。我相信李嘉誠最少擁數千億資產,為方便計算,假設他一年賺到三十六億五千萬港幣,平均每天賺一千萬港幣,一天大約工作十小時,平均每小時成本是一百萬港幣。如果跟李嘉誠吃一頓飯,花他一個多小時,總時間成本也一百多萬港幣,你只請他捐十萬,其實是在浪費他的時間。

  同樣地,設計小米商標牽涉行政總裁雷軍,雷軍賺錢能力也可能與李嘉誠差不多。約見雷軍討論商標,討論幾個小時,收取他二百多萬貴不貴?我認為一點都不貴。從經濟角度來看,有關人等時間成本很高,設計新商標的價錢高昂。

  大家定義平與貴,超越自己的想像力、收入階級,去觀察、了解身邊不同事物。即使超越自己的能力範圍,比如遊艇,珠寶、首飾、古董、名畫,這些或是大家購買不起的,但大家應有相關的知識,當將來變得富有時,不會成為一個暴發戶,不會甚麼知識也沒有。隨著收入、存款增加,大家應多探索、了解不同產品的價錢。大家要知道平與貴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平與貴的定義多數受制於思想、成長環境及收入階級,故很多人對於平與貴有不同的想法。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