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全球樓市最新走勢

  美國雖然經濟不景氣,樓價仍然呈上升趨勢,樓價指數由二○二○年的二百二十升至今年的二百六十左右,升幅近百分之二十。這很明顯是量化寬鬆效應,因為那怕經濟不佳,「印銀紙」也會推高資產。將來如果再有全球性的經濟大下滑,倘若牽涉到美國,而美國「印銀紙」,不論香港經濟好壞,本港樓市都很大機會上升。

  加拿大樓市的升幅比美國還要快,因為加拿大「印銀紙」相對其貨幣發行量的比例高於美國。

  至於英國,在過往十年,樓市一直上升,升幅更在近兩年加快。主要原因是英國央行實施量化寬鬆。英國、美國、加拿大都是因為「印銀紙」推高樓市。

  再看看歐洲另一個國家荷蘭。歐洲除了英國之外,荷蘭的樓市也很活躍。雖然歐洲疫情很嚴重,但是荷蘭的樓市穩步上升,在這兩年還升了很多。

  接着,我們看看澳洲。澳洲的樓市曾在二○一七至一九年間一直跌,但近兩年又回升,現在正在反彈。跟澳洲位置很近的紐西蘭,樓市同樣在上升,而且升幅加速,樓價指數由去年六萬升至今年八萬五千。如果將全世界的樓市由一九八○年開始計算升幅,紐西蘭的升幅其實冠絕全球。這是因為紐西蘭地方小,樓市規模小;又是英語國家,有很多人想在那裏置業,所以很容易推動樓市上升。

  之後,我們來看看一個人口大國——印度。在疫情前,印度的樓市正健康地上升,樓價指數由二○一四年的七十八升至二○二○年的一百一十二,升幅約百分之五十。但自從疫情爆發以後,樓市就持續下跌,在最近一季才稍微反彈。

  約有二點七億人口的印尼也是一個人口大國。它的樓市好像沒有因疫情受太大影響,雖然升幅不算很大,但一直穩步上升。疫情對印尼的影響有限,因為印尼主要出口外勞和天然資源,不像泰國、柬埔寨等發展旅遊,所以在疫情之下,仍能保持經濟增長。

中大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