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小題大做 有失專業

  上周在澳洲馬壇有一段小插曲,即將在新季回歸香港開倉的練馬師大衞希斯,其廄中有一匹賽駒被發現體內有違禁物質被取消資格,而希斯亦被罰款四千五百澳元(約二萬二千港元)。

  在筆者眼中,這只是小事一樁,甚至連花邊新聞也說不上,不過放眼香港一些賽馬媒體的報道,彷彿是如獲至寶,大肆報道之餘又用上一些引導性字眼,令到很多讀者以為希斯犯了甚麼天條,結果我在網絡上看到一些轉述,又說馬會應重新審視是否該發牌云云。

  我不會認為讀者的誤解是有甚麼錯誤,反而是為甚麼媒體要用一種譁眾取寵的手法去報道呢?在該匹馬身上發現含有的物質是Lignocaine,隨便問一位醫生都可以明白是兼用在人和動物身上,而用在馬匹身上主要是作為鎮痛及消炎之用,只是在出賽前的一定時期內不能使用,所以事件只屬錯誤治療,根本不是甚麼「禁藥」事件呢!

  賽馬是專業的,而賽馬傳媒如果無法把持這個關口,我會感到很失望。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