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紙媒中人甚難撈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最近十年八載,街上書報攤的數量已愈來愈少,即使仍然健在的,規模也變得較小,售賣的雜誌和報章數量也比以前少得多。

  毫無疑問,印刷媒體已經是夕陽行業。當人人都手執一部電話已能知天下事,又何必去花錢看些過時消息?而筆者有不少紙媒友人,亦都已經萌生退意了一段長時間,加上疫情的影響下,離開也是遲早的事。

  其實紙媒面對的難題,不但是市場萎縮,成本無止境地上升,也是最大的掣肘。首先是紙價,多年來像筆者的體重般愈來愈高,同樣地人力資源方面無論如何節省,總有最低的要求,即使我當毋須應付租金,固定成本也是不跌反升。但收入呢?廣告費無升過之餘,還要與時並進去建立電子平台來迎合市場需要,根本就是未見官先打三十,試問如何不令人心灰意冷?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