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食得輕鬆,歎得自在」

  「智能餐廳」合夥人之一George表示:「當邁出第一步後,便會邁出第二步;繼而開發煎、炒、炆、燉、焗的技能,甚至製作點心。若是把一個難於解決的大問題,分拆成多個容易解決的小問題,成功便指日可待了。」談及解決港人經常提出的少油少鹽要求時,他透露這方面已經取得突破;例如某些食客喜歡較甜或較辣,甚至食物敏感,都可以預先輸入記憶系統。當落單點菜時,便會自動執行指示。他亦輕鬆地表示,所謂鑊氣,在化學應用方面,只是一個加熱的過程;例如用電力、用明火、用煤氣,都只是從一個溫度提升至另一個溫度而已。過去曾經邀請大廚作出測試,分別以「拋鑊」手法炒了四道菜,亦由機械臂同樣炒了四道菜。結果食客無法分辨出來,因為味道不相上下。George認為把基本菜式、智能廚房、無人運送車等概念,融合一起,加以改良;再把所有大數據貯存,形成一條區塊鏈(blockchain),便可提供一條龍服務。如何在傳統飲食習慣上,取得突破、持續發展,正是長遠的目標。

        在設計智能餐廳的時候,便期待顧客有多樣化的體驗;例如機械人送餐車把食物送到小朋友面前,只要給機械人發出一些指示,比方小朋友今年八歲,機械人便會在熒幕上顯示8字和一隻生肖猴子。開業的時候,大家見到一些比較笨重及古老的機械人,但一兩個月後,便會出現貓型或牛型的機械人。有些顧客甚至跟機械人開玩笑,阻擋着它的前進路線,看他如何繞過障礙……在他們的設計下,有些機械人是跟着天花板上的標誌認路,有些機械人則跟隨雷達的指示前行。智能餐廳完成烹調食物後,便以無人送餐車運到住宅、辦公室等地方的指定食物櫃內,再由顧客自行取用。智能食物櫃有消毒、保溫、製冷等多功能,過程完全避免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十分安全衛生,可以配合目前疫情下的嚴格要求。它甚至可以跟升降機交流數據,選擇指定的樓層運送。

George笑說如果每天都有高矮肥瘦的機械人前來求職,而他們都是來者不拒的。「我們不擔心業界的競爭,反而歡迎業界與我們同步前進。智能餐廳是由我和另外兩位朋友共同策劃和管理,但彼此的分工是不同的。例如一位拍檔,他本來是經營餐廳的,故此不斷在業內鑽研;另一位拍檔一直從事機械工程,所以在我們餐廳內,作出不少技術性指導。而我則負責對外事務,例如市場營銷marketing。」他繼續指出,大型連鎖食肆之所有策劃與執行,都由中央統籌指揮,通常把食物的味道調校在同一標準上,不能多也不能少;因此沒有甚麼驚喜,也沒有甚麼驚訝。他感到這類連鎖店缺乏彈性,實在過時落伍了。智能廚房可以做到煎、炒、蒸、燉、焗,但不會把它們規範起來,卻由廚師自行發揮。George認為西方的食品安全及清潔程序,相當系統化,要求也甚高。相對來說,亞洲的飲食業,在這方面頗有一段距離。

  他勉勵準備外闖的年輕人,在外國生活或工作,必須融入主流社會。跟當地的工會溝通和打交道,從而了解工人的需要。他常以「成竹在胸」自勉,即是經過長時期的策劃和準備,已經充滿信心,便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根本毋須花費時間左思右量。喜歡在海邊散步,同時思考,以便調節自己的思維狀態的George,以「坦然面對風雲變幻,我自全力奮勇向前」寄語各位讀者。(下)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撰文︰陳志亮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