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斯程教育」—可見的改變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本地接受基礎教育,便遠赴外國繼續學業……完成大學課程後,在當地成為律師。回港發展事業,卻「華麗轉身」,創辦「斯程教育」機構。人生如此歷練多采,正是本港著名建築品牌「俊和建築」(現稱亞洲聯合基建)第二代掌舵人彭一心Rita(見圖)。

  「好多朋友問我,究竟乜嘢事情,能夠令我由法律專業,轉到教育專業?其實歸根結柢,都係因為喜歡學習咯;同時更希望將追求學問既精神,薪火相傳,延續落去……」原來兩位啟蒙老師,直接影響她的人生,令她對學問熱切追求,鍥而不捨。Rita表示,雖然現在能夠一展抱負,但求學時期,卻沒有把教育視為一份職業,當時只盼隨遇而安。不少年輕人在慨歎,未能學以致用;在學校修讀的科目,並非將來的出路。然而,他們可能忽略,學校本身並非職業訓練所,卻是一個啟發思維的教育搖藍。

  「斯程教育」推行「環球教室」(global classroom)的概念,學生來自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新加坡,菲律賓、中國、馬來西亞、印度、澳門,以至美國。由於公司的基地設於香港,因此大部份學生都來自本地家庭。「我哋已經開始咗兩個學期,而家剛好踏入第三個學期。第一個學期由二○二○年暑期開始,每個學期平均三個月,並以十二節為一個課程,每節平均約一小時三十分鐘。」斯程主要教授英語演講和辯論,每一節均有獨立主題,讓學生投入不同的領域,培養他們的英語表達能力。Rita繼續介紹:「學校推行小班教學,每班由四至六人組成。目前最普遍既情況,就喺小朋友上網課時,容易精神散漫,偷玩遊戲……因此,喺設計課程的時候,就聚焦喺學童能否透過網上學習,真正有所得着。」學校非常重視學習成果,否則將會浪費大家的時間。因此,小朋友在學習過程中,必須全程投入,並對自己負責。

  老師引入爭議性題材,冀望引起學生的興趣。例如:我們應該穿著校服上學嗎?學生應否攜帶槍械回校呢?雖然這些議題都沒有確實的答案,卻可以任由他們自由發表意見。我們通常設計一些切入的介點,好讓他們積極參與。不過,部份小朋友,根本不明甚麼是討論性議題,例如:「恐龍真的存在嗎?」若如提出大學機構、政府部門、科研組織,應否投放資源,去考察及搜集恐龍的生態資料,便會變得相當有趣和具討論價值了。

  家長的投入,也是我們非常關注的事情。一直以來,小朋友大多拒絕家長參與學習過程,認為爸爸媽媽打擾他們的學習情緒。家庭是一個社會的核心體制,作為家長,應是體制的決策人。今天,不少家長都無條件把自主權,下放給他們的子女。這個趨勢,實在值得教育界及父母的關注。

  初創辦學時,曾撫心自問,是否具有無比的魄力和堅持,從而把教育事業做得更好呢?不少人為了教育的理想,花上畢生的精力和時間;因此,這是一個非常關鍵性的問題。正如我從前是一名律師,在撰寫論文時,可在一段指定的時間內完成。但辦教育則不然,縱使窮一生的能耐,也未必達到自己的理想。我極盼小朋友,在他們的一生歷程中,能夠找到一件終生喜歡的事情,從而燃起生命的烈火。他們會朝着這個方向努力,甚至改變自己的命運。在回顧他們的心路歷程時,希望可以看到一些改變,就是我們「斯程教育」(See Change)所採用的英文名稱。改變需經不同的階段,更需要循序漸進,一步一腳印,完全沒有速成的捷徑。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撰文︰ 陳志亮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