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古方現代化——神奇的「暖雅睡藥」

  由去年到今年,一種微形的病毒使到全球驚變,世界忽然變得很脆弱,滄海一粟的人類又可以怎樣呢,捱過一波又一波疫情,許多人為之沮喪不安。面對逆境,有人選擇放棄,更多的人選擇自強,把前所未見的危機轉化為百年一遇的契機。

  政府幾度加強防疫措施,酒吧、美容、按摩、娛樂等人氣聚集的行業都被迫休業。阿贊師傅Mahasriariywong創立的泰殿按摩療法,同樣遭到一年內三次共九個月的停業禁令;業務幾度停頓,但是他的員工全數留下一個不少,依舊每天上班工作,大家一條心,為公司尋找多一條生路。

  業務經理Lorna說:「過去一年的惡劣情況,對公司經營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給大家一個破釜沉舟、徹底醒覺的機緣,過去十幾年公司在順境中平穩發展,每天業務繁忙,如常地一個模式操作,覺得理所當然,從未意識到有一天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原來,一切不是理所當然的。」

  不是理所當然,因為世界會變。她醒覺到,人不可安於現狀,要隨機而變,但如何變法呢?最終她領悟到,面對逆境,不是守成,而是創新,於是全體員工一起集思廣益,尋求轉變的方向。阿贊師傅重新探視家族傳承的醫療技法,發掘出未曾採用於本地的「暖雅睡藥療法」,特別適用於本地生活的香港人,在潮濕氣候中產生的多種身體隱患。

  「暖雅睡藥療法」是傣醫十大療法之一,二○一一年入選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臨牀根據不同病症,選用不同的草藥,如當地以至中泰邊區生長的攏匹勒、蔓荊葉、森林芒果藤、黑心樹葉、香茅草、冰片葉、通血香、蘇木葉等二十餘藥種配合,切碎炒熱至生藥香,使用者以油布全身包裹炒熱的草藥,躺臥在溫暖的牀上,加蓋被褥,使藥物餘熱滲透全身,用於發汗、通經絡、活氣血、除風濕、止疼痛。

  古法行之千年而奏奇效,但要把原始技法整套搬過來有一定難度,要使古方應用更有效率,就要適應現代都市人的方式,須以科學器材代替人力操作,保留獨特的醫技而簡化治療過程。有了這個目標,「原易」的工作團隊大為振奮,循着原始配方結合科技的方向,「暖雅」的古方現代化,成為一項扭轉乾坤的重大工程。在阿贊師傅帶領下,集結全體的力量,經過大半年鍥而不捨的研發、採購、試驗,草本配方研製成珍貴的香薰配方,利用科學儀器產生軟紅外線,加上溫泉石的熱量,以及負電的黃金被,一套嶄新的現代暖雅療法於年初面世,全套科技器材的設計和功能,已獲日本厚生省認證。使用者在溫熱舒適的暖牀上,享受泰式按摩、古法開穴位,身心鬆弛下來,逐漸朦朧睡去,直至全身滲汗。體驗過令人舒暢的暖雅療法之後,頓覺思緒澄明,精神抖擻,說不出的輕鬆自在,心情愉快。

  產品研發是艱難的,團隊付出一年努力,無可否認是開業以來最辛苦的一年,但大家都認為非常值得。新店開業三個月,幫助了不少人,九成半使用者感到滿意,認同它的功效,當中包括香港傑出運動員劍擊好手歐倩瑩,她接受兩個月的「原易暖雅療法」,因防疫禁令關係未能跟足療程,但身體的運動傷患已得到很大改善,她相信這個古方現代化的療法,讓使用者得到最大裨益。

  暖雅療法研發成功,全賴上下一心,群策群力,員工之間那強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出於一種共同進退的團隊精神。「原易」管理之道,是親和、包容、聆聽,待員工如親人、如朋友,互相理解,互相幫忙,三十幾位員工崗位不同,有各種專才的前線技師,有行政架構中不同層面的工作人員,學歷、經驗、能力都有參差,無論在那一個位置上,彼此都要抱持助弱扶危的善心,才能融入這個大家庭。幫助人是一種事業,不是單純的一份工,這個心態,是「原易」聘用人才的必備條件。

撰文:予倩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