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欲要往前走,先要回頭看

  在創科大環境推動下,人的生活方式面臨重大變革,改變了人的價值觀,追求生活質素的港人,開始注視科技帶來的便利和進步,無論工作、社交以至日常生活,都離不開人工智能和大數據,Horris認為這是夢想衝刺的時候了。他跟幾位朋友於一九年成立初創公司「不停饌Buds Never Stop」,開發手機應用程式「蕾同BudsAlike」,背後理念是運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為大眾提供多一個更便捷的「搵食」選擇,強調個人化,為每位食客配對餐廳,鼓勵用家跳出舒適圈,嘗試更多可能會一試愛上的口味。

  Horris認為科技發明應該肩負社會責任,回顧過去飲食業的生態,行業指標一致向名牌食肆和大集團傾斜,即將推出的「蕾同Budsalike」是有意挑戰大環境,為食客找到心頭好之餘,也為知名度不高的小店食肆、小眾餐飲創造條件,證明其存在價值。例如一般小店沒有資源做廣告宣傳,難以招徠大量顧客,誠意出品很可能因此「懷才不遇」,因此他要為餐廳食客穿針引線,把雙方拉攏在一起。正如地球角落有許多不知名歌手,在互聯網世界遇上他的知音,出乎意料地擁有大量素未謀面的粉絲。

  對數字天生敏感和感興趣的Horris,洞悉世界進入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年代的過程,憧憬未來的科技發展。學海無涯,不進則退,為此他進修美國密西根大學大數據科學碩士課程,貼近這個研究全球科技發展的窗口,擴大他的世界觀。他憑十多年專研亞洲地區創業生態的體驗,總結出一個「後顧前瞻」的論點,那就是:欲要前瞻先要後顧,想向前走必先回頭看,回頭看,便看見一路上科技為我們帶來了甚麼,未來又將會帶來些甚麼。

  舉個實例,七、八十年代卡式錄音帶進化至唱片行銷全球,隨着CD、VCD的發明,促使行業生產走向低成本和普及化;到了互聯網進入公眾視線,mp3機及iPod面世,後來的iPod Shuffle隨機播放模式,更大大改變了樂迷的聽歌習慣;現在上網免費聽歌的風氣下,甚至出現了Spotify等串流音樂應用程式,影響了影音產品的行業生態。由此可知,科技發明是時代的進步,它提供簡單便利的消費方式,降低生活成本而提升生活質素,用更好更容易的方法,為人類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但科技繼續進步,AI會否有朝一日取代人手,使人失業?

  Horris的答案是否定的。以工業革命的躍進為例,舊日家庭婦女以毛織手藝維生,當發明紡織機之後,科技取代人手操作,毛衣生產質量大幅度提升,不但沒有導致工人失業,反而創造了紡織業的奇跡;而手織工藝沒有被淘汰反而被提升,作品走進藝術的殿堂,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在二十一世紀大數據年代,生活變得便利,但仍有不少人關注個人資料私隱問題。Horris則解釋這是概念問題,科技是人類的工具,通過科技分析數據以改進人的生活,其用途正當而合理,其實收集數據是沒有問題的,收集過多的數據才是問題。他認為關鍵在於透明度,如果讓人清楚知道數據的用途,理解到提供資料對自己有利而無害,那自然會樂意配合。

  他強調透明度很重要,不但用於數據收集,也用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互信,當大家都對一件事有正確的認識,就能減少猜疑,增加信任。Horris以自己的合資公司「微礦WeMine」為例,二○一六年,成立兩年的公司一度陷入周轉困難,需要尋求新的投資者,但當時的香港商家對公司主力經營的微信業務認識不多,沒有信心投資,不容易招攬;然而維持一間公司十多名員工的運作並不簡單,必須維繫整個團隊共同進退的精神,才能捱過最艱難的日子,因此他採取開誠布公的辦法,提供最高透明度,讓員工清楚明瞭公司的長遠計劃和目前財政狀況,大家知道要一起面對困難,共渡時艱,雖然眼前看見的是一個暗夜,但同時也看見明天的曙光。捱過艱難的一年,翌年終於有第一個來自新加坡的投資者,公司自此擺脫困厄走上軌道,後來幾位香港投資者也看到WeMine的價值,終給Horris投下信心一票。至於刻苦耐勞的員工,經過艱辛的磨練,成為公司最精銳的團隊。

  當AI遇上Data,就會發生奇妙的化學作用,若遇上懂得利用此道創造價值的人,就成為推動世界前進的一股力量。Horris總是洞悉先機快人一步,他利用自己天賦的數字能力和敏感度,把平凡變得不平凡,這種成功的滿足感就是他最大的回報。撰文:予倩

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