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人性化潛艇戰電影

  假設美國、法國核能級別潛艇於深海裏對決,究竟哪一方會被殲滅呢?

  當然這是假設性問題,但並非百分百吹水問題,美法潛艇確實有交戰,只不過並非於深海,而是將戰區移至大銀幕的票房上。

  早前由謝拉畢拿領軍的荷里活《潛艦滅殺令》,與新上映的法國《潛航核戰》,兩部A質素潛艇題材電影,先後銀幕對決,究竟哪一方會是勝方?荷里活的《潛艦滅殺令》於票房上確遠勝法國的《潛航核戰》,後者在香港上映的戲院更加寥寥可數,但這也不代表《潛航核戰》質素遜色,只是品味非大眾化而已。

  兩部潛艇電影均環繞俄羅斯海軍為背景,《潛艦滅殺令》則以美軍營救俄羅斯總統,瓦解俄羅斯政變,免美俄打核戰,全片佈局仍傳統荷里活大美國主義模式,強化畫面上的官能刺激之餘,再配合必然皆大歡喜的電影結局,謝拉畢拿英雄式瓦解俄國政變之餘,兼阻止美俄陷入兩國核戰的公式化收場。然而,《潛航核戰》的法軍幾乎墮入恐怖份子圈套,誤信俄羅斯發動核戰炸法國國土,啟動核彈還擊,幸得一位年輕聲納探測員「襪仔」發現俄國導彈背後的恐怖份子陰謀,但最後要犧牲了法國一艘潛艇上全部官兵,才能阻止爆發法俄核戰,最悲《潛航核戰》在故事結構上沒有荷里活式的粗枝大葉,反而着重每一人物的性格仔細描繪,尤其像「襪仔」般小人物如何面對打救世界的無力感之悲哀。

  這種美、法電影之表達及品味的異同,就如早前法版與荷里活版《閃亮人生》一樣。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