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獸頭救兵》聲討人類的自私

  奧斯卡的韓片熱,推動觀看韓片的意欲,揀了《炸雞特攻隊》班底打造的《獸頭救兵》。

  疫情未退,起初有點擔心,但仍不損韓片戲癮,皆因戲院已安排隔行售票,又要求戲迷戴口罩入場,再加上入場人數不多,唯獨戒爆谷汽水,免掉除下口罩掉之「危險」,入戲院理應安全,只要是好戲,這種種「戒條」仍是值得的。

  《獸頭救兵》秉承此類韓片的傳統,暗踩大企業吞併土地無所不用其極,片中招氏企業想吞併面臨倒閉邊緣的小型動物園,欽點公司內小小律師,空降至動物園擔任園長,以升職為誘惑,限他於3個月內令動物園賺錢,然後再抬高動物園的身價,轉售給地產商發展度假村。這橋段雖然熟口熟面,但導演加入人扮動物情節,搞笑之餘,亦反映人類的愚昧。

  動物園因大部份值錢的動物早已被賣走,小小律師為了重振即將停業的動物園,於是想出「屎橋」,員工穿上道具服,假扮動物「呃」遊客,卻誤打誤撞,想出一招人扮北極熊飲可樂作招徠。此招竟然令遊客聯想起10年前可口可樂的北極熊版廣告,於是動物園因此再次「復活」,天天擠滿遊客,動物園因此由面臨倒閉邊緣變成賺大錢。

  可悲是遊客入場並非為一睹或支持瀕臨絕種的北極熊,反而用一樽樽可樂拋向北極熊,叫喊北極熊表演飲可樂!原本屬於大自然的動物,淪為動物園鐵籠的階下囚還不夠,更加要表演人類喜歡的項目。

  或許導演安排員工穿上動物道具服表演「呃」遊客,可能是對付自私人類最好的方法!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