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畫人生——如夢如幻的人生風景畫

  英國版的「既生瑜,何生亮」?生在同一時代,出生年份只差一年,同樣成為十九世紀英國浪漫主義時期最偉大的風景畫家之一,那怕當事人沒有在意,但注定會被後世人作比較?

  泰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1775—1851)出身寒微,但憑藉天才繪畫技巧、良好社交關係、善於把握機會遊歷多國作畫而一早成名。相反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1776—1837)雖生於富有商人之家,但性格忠於自我,尤其深愛自己的家鄉而從未遠遊,成名之路較為崎嶇,年過半百才獲肯定。或許因此,兩人的畫作非常不同。

  本欄上星期說到香港藝術館重開,其中一個展覽是首次與英國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合辦的「觀景.景觀──從泰納到霍克尼」。在香港可以一次過看到這兩位出身、成長、經歷及畫風也非常不同的大師級作品,的確難得。同場更有其他畫家的作品包括當代藝術大師大衞.霍克尼的最大型油畫,展示英國風景藝術三百多年的旅程及對其他歐洲地區的影響。

  七十多幅作品包含了英國小鎮風光與海外風情、有實景寫生與意境幻象、有色彩繽紛與漆黑一片、有古典與壯麗、有傳統與創新,當中離不開一個變字,藝術就是不斷尋求變化與昇華。

  若要比較康斯塔伯及泰納兩位大師的作品並作取捨,的確不易。如果是女性,或會較愛前者?就憑他對太太的深情、甚至對畫天上那片雲那份認真執着而加分?但後者對光線、色彩及氛圍的捕捉及演繹又讓人感動萬分。

  最後,當欣賞二、三百年前的畫作時,有否想過那時的人是如何把當時相對簡單的顏料帶到鄉郊戶外長時間寫生而不凝固?記得不要錯過同場展出的泰納畫具箱,當中一個個細小、深黑色、風乾了的豬膀胱便是答案。展期至三月四日。

陳智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