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姐姐回鄉的苦惱

  菲傭姐姐第四張合約三月屆滿,照例放假一個月回鄉探親,她本來買好機票及手信,喜孜孜等待放假。無奈疫情突趨嚴峻,全球陷入恐慌;馬尼拉也封城一個月,所有海陸空交通停駛。

  若她去到馬尼拉,要被隔離兩周才回老家,只剩十多天跟家人相處,回港後又要自我隔離兩周,我說為了我女兒及家人着想,會替她找適合地方隔離。

  換言之,她回一次鄉,要孤獨地在兩個陌生居所過四周,還要承受旅途中被感染的風險。我提議她把假期延後至少三個月,叫她自己好好惦量,一切由她自己選擇。

  姐姐聽後頓時失望透頂。

  同樣失望的還有她的兒子,雖說每天都可以視像通話,然而遠不及面對面擁抱來得興奮。等了兩年的假期眼看泡湯,她心情跌落谷底,說如果疫情到年底都無改善,又或者不幸感染,那麼就永遠都無法見到兒子……一連串負面想法傾巢而出。

  看着她起起伏伏的心情,苦惱的樣子,也替她惋惜。

  無奈人生本來就不是一條大直路,總有不測風雲,有時只能見步行步。我對她說,沒有人知道疫情甚麼時候才會緩和,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唯有兩害取其輕,至少她還有得選擇。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