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鬆懈

  悶,不是人人抵得住的。

  看復活節假期那幾天,行山、踏單車、去淺水灣逛的人潮,就知道。

  這邊廂政府出限聚令,呼籲大家盡量留在家,減低感染機會;那邊廂人們一放長假天氣放晴就忍不住往外跑。望着萬里晴空,我也想放縱一吓,但轉頭一想,還是忍忍吧!這個時期不是一人有事一人就可當的,最怕是殃及池魚。

  我家菲傭姐姐卻忍不住,堅持要出外,約朋友聚聚。疫症前,她每天都約同其他菲傭一齊去買餸,算是出去鬆口氣;疫症爆發後,我轉用網購,她沒機會出去,便留待星期日。憋悶的心情我明白,也無權阻止,只好提醒她勿去人多地方,做足防疫消毒程序。

  疫情初期,她每次外出,都會帶備消毒噴霧、口罩及帽子,回到家會立即洗澡洗頭清洗衣物,做足衞生措施。然而由前星期開始,她回來後沒立即換洗,而是歎一杯可樂看一會兒劇集,之後也是只沖涼沒洗頭,她解釋是早上洗了才出去的,除下來的衣服也是留到翌日才洗,我忍不住一再提醒,她才悻悻然去洗。

  她開始鬆懈了,家裏的防疫清潔等級也回落到疫症前,有時更差,我要不時檢視提醒,她的回應是:情況受控了,不用那麼緊張……看到復活節人潮,我相信抱有這種心態的人不少,開始擔心,一旦鬆懈,被病毒殺個措手不及,真的累人累己,追悔莫及。

  如何排遣悶,如何忍耐悶,也是一種學習。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