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爸媽變Tutor

  全港學校停課,侄女讀本地學校,學校沒有定時的網上課堂,卻不時有功課要做要交。但她很多都一知半解,心態是做完功課交了差就得,不明白的地方求助爸媽。爸媽已丟下書包多年,自己也要緊急惡補,放工已累極,還要兼做女兒補習導師,叫苦連天。

  我比較幸運。女兒的學校規定每天定時網上開課,上課時間跟正常上學沒兩樣,也要交功課及測驗,日子過得有規律。不懂的地方可隨時上網找老師,平日功課也算入成績總評,變相無得偷懶。當然網上做測驗就很難杜絕學生出貓,聽過有同校家長專程請假在家陪女兒測驗,希望幫她取得高分,不過由於課堂表現及平日功課都計其中,所以幫助不大。

  育有幾個讀不同年級孩子的家長曾呻,以前會安排孩子去補習,放工只跟孩子們玩及傾偈,所以親子關係不錯。停課之後要自己教,先得備課,還要想怎樣教,唯有跟老公分工合作,各補習較熟悉的範疇,感覺返第二份工。最慘是天天跟孩子們搏鬥,自言脾氣及耐性也變差了,有時會忍不住對孩子拋下狠話,一說完已後悔,但之後又按捺不住,最近她發覺跟孩子們的關係也起了變化,非常苦惱!

  這次疫情儼如照妖鏡,大如對國家對政府對學校,小如對親情友情對個人,如何應變如何自處如何平衡,都是一個考驗及提醒。也許是時候來一次身心靈大洗牌,重新上路。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