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海外留學的回報

  去年香港受社會氣氛影響,掀起一片海外留學潮及移民潮。怎料,年尾新冠肺炎的出現,暴露了外國歧視文化及醫療體系的真面目,有些家長急急煞停留學計劃,更多的是急急召孩子回港避疫。

  一些本來計劃送子女出國的朋友,紛紛討論:花幾十萬一年去升學,讀十年八載已花費幾百萬,是否賺得回?外國歧視華人情況日趨嚴重,莫說留低工作機會渺茫,就是讀書也難受;讀完回來是否一定找到好工作有好出路?

  開律師行的朋友慨歎新一代入行的賺錢機會少很多,有些入不敷支,有些索性轉行做補習做保險做升學顧問;有做政府工的朋友分享,在論資排輩的部門,讀完博士碩士才出來工作的同事比只讀完學士入職的,升遷來得更慢,而外國回流和本地畢業的薪酬福利一樣,何需花那幾百萬去外國呢?倒不如用那筆錢做首期買樓……

  其實這些討論在過去兩年反覆出現,最終仍然有人照舊送子女出國,因為心痛子女讀到面如死灰笑靨不再、因見兒子音樂天份超高但香港缺乏上進階梯、因想孩子搣甩港孩標籤、因不想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

  歸根究柢,做父母的最終還是看子女當時需要甚麼而作出配合,選擇一個認為最適合的教育及生活環境,學知識,更學做人。十年後的世界變成怎樣?誰知曉。只要當刻覺得值,就落子無悔。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