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生第二胎嗎?

  有天同事突然問我,會不會再生多一個小孩。原來她的媽媽最近腰患發作,手術後出入行動不便,作為獨生女的她,一個人擔起照顧母親的責任,非常吃力,特別體會到兄弟姊妹的重要性。

  想想也是,我的媽媽早逝,當年照顧病患父親,亦是幸得妹妹與我輪流分工,才有喘息機會,不致壓力爆煲。後來爸爸亦離世,原生家庭只剩下妹妹,有時懷念幼年家中往事,也只有妹妹一個有共鳴。她實在是我人生中的最佳友伴。

  為孩子多添個伴,將來家裏有甚麼需要,手足之間有商有量,分擔彼此重擔,相信是不少父母決定再生第二胎的原因。寧願自己辛苦一點,養多一個,為孩子換取日後的輕鬆。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身限制,包括經濟、年齡、身體健康等。凡事計算代價,是對自己對孩子負責任。加上社會前景未明,疫情又不知何時完結,對孩子成長影響多少,仍是未知數。「應該不會了。」我回答同事,這個早已下了的決定。

  但我還是會盡力,為自己的獨生兒子做好準備,用盡辦法減輕他將來的負擔,比如做好退休計劃、鞏固他與表兄弟姊妹的關係、擴闊他的社交圈子,甚至自己先做「放手」的心理準備,將來更樂見他投入與另一半建立家庭,不用時時心念父母。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