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告別寵物

  移民潮又掀起一波遺棄動物潮,看那些動物的身影,感覺難受。

  我爸爸家裏養過一隻迷你獵腸狗,由出世養到百年歸老,陪伴爸爸前半段退休歲月。狗狗離世時,爸爸太傷心,他不能再承受看着另一隻寵物離世的痛,決定不再養。

  女兒自小愛跟狗狗玩,也許自小建立感情,每個星期出公園,女兒都不拖繩,去那裏,牠跟到那裏;女兒給牠指令,牠乖乖聽命。看着兩隻小豆丁對話嬉戲互動,心裏特別溫暖。

  我自小愛狗也養過其他品種的狗,算有經驗。狗狗在世時,我用了不同方式去跟女兒解說狗狗在家的角色,教她如何照顧牠,我爸爸告訴她狗狗喜歡甚麼不愛甚麼,兩公孫還一起為狗狗設計安樂窩,炮製食物,幫牠扮靚,女兒還把狗狗當學生教牠英文,狗狗正經端坐偶爾輕吠兩聲作回應……一老一嫰一狗散步或摟着睡午覺,是女兒寶貴的回憶。

  狗狗年邁去世,對於愛錫牠的人來說,始終不捨,我們為牠舉辦小型送別會。當時想着女兒還小,還是別讓她面對哀怨場面,沒有讓她出席,以為是對她好,可是後來才知那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原來不能送別狗狗,成了女兒一個遺憾,她曾為此埋怨我。

  她告訴我,明白狗狗離世永遠不會回來,但她想好好跟牠告個別,而我沒有問過她,剝奪了這個機會,令她很難過。

  女兒一番話提醒我,成年人以為對或理所當然的事,小朋友眼中有另一種解說,與其欺欺瞞瞞,倒不如想個好方式去表達及處理。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