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請外傭

  某天碰見朋友, 她臉容憔悴,原來新請的外傭做了不夠一個月就辭職,令她煩惱非常。她大呻疫情之下,本已難請人,付了住酒店隔離費,加上中介費雜費等大筆錢,以為可以鬆一口氣,卻落得個空,又要再找過。她要返工, 雖然有奶奶幫手,但兩個小朋友年齡相差幾歲,學習情況不同,很多方面都要顧及,她經常要請假,上司同事體諒,讓她在家工作,然而仍然累到不堪。

  事實上,像她這種個案,香港俯拾皆是。她自己慨歎說應該沒有那個外傭喜歡打她的工,家裏有老人家及兩個幼小孩子,單是照顧他們已經夠累,還要煮飯做家務。朋友對食物質素無啥要求,但衞生卻不能馬虎,因為有老有少,加上疫情更是要謹慎。外傭離職時也說實在太辛苦了。

  聽另一個朋友說,現在請外傭過程煩過見工,以前是外傭拍片自我介紹,讓僱主挑選,現在風水輪流轉,僱主需要拍片介紹自己及家中情況,讓外傭挑選,她們會要求有獨立房間,最好沒有老人、小孩或狗……你選人時人選你。朋友家有小孩及寵物,主動多加三成人工,保證年終有雙糧,最終請了個她覺得滿意的外傭,請來後她還不時送禮物,希望外傭做得開心,她也就省卻煩惱。

  僱主識做,外傭自然少抱怨,同樣道理,外傭盡心做事,僱主就要識做。任何關係都是要雙方真誠付出才能長久。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