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外傭姐姐的故事

  前幾天入廚房,外傭紅着雙眼、哽咽地問我借錢,這是今個月第二次。

  上次問是老家屋頂塌下,她要修整,怎料預算錯誤,不夠錢;這次是要發工資給修屋工人,他們延長了一個月工期,外傭預算超支。問她延長工期原因,她說不清楚,還有手尾執,不給錢就停工,細問之下,原來工入是她哥哥及哥哥朋友。這一說我明白了,外傭忍不住哭起來。

  外傭家鄉的屋住着父母及兒子,丈夫十多年前離世,她獨力照顧父母、兒子及哥哥。哥哥基本沒工作,多年前結婚也是外傭出錢籌辦,那時她替哥哥開心,還叫我幫她選禮服。不過哥哥婚後照樣沒工作,老婆賴在家中,沒錢就問外傭要,不給,就向老媽要,老媽給完轉頭向外傭索求,如是者,又是外傭的錢。多年下來,外傭慳來的積蓄,冷不防老家一個電話,又耗掉一筆。

  外傭試過不給,老父老媽會把錢給哥哥,寧願自己及孫子不吃不用,連兒子學費也沒得交,無奈之下,外傭還是得乖乖給。

  外傭在我家十年,問我借錢次數不多,每次都為家人,她說家人以為她賺很多錢,不斷給她壓力,她不懂say no,也不懂怎樣做,那是她的家人,兒子由他們照顧……有時說着又忍不住哭。

  朋友常勸我不要借錢給外傭,怕變本加厲。事實上,很多外傭背負全家人的生活擔子,別家鄉別父母別孩子,背後有難言的寂寞及痛苦。有時聽到外傭跟兒子通話,兒子在另一邊哭着問媽媽幾時回家時,我的心也難受。也想既然大家有緣居於同一屋簷下,多些體諒支持,日子會好過些。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