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為何不割席?

  近半年來黑衣暴徒行使的暴力不斷升級,攻入立法會肆虐破壞後,有些人還懂得害怕,極速逃亡海外,但後來掟磚、縱火、在機場暴打記者、在中環無端揮拳攻打返公司上班之人、打爛商戶及港鐵設施、割警察之頸、從天橋向高速公路擲下重物、一言不合便潑火水燒途人、用磚謀殺了七旬老翁、用弓箭射向警察、中大理大搜出八千個汽油彈,近日還有人藏有半自動手槍及有大殺傷力的無定向炸彈,種種暴力行為早已可歸入恐怖主義範疇,無論怎麼解決,這些都是犯罪行為。若非理大一役有多名暴徒骨幹份子被捕,暴徒一時無所適從,暴亂近日也不會稍為止息。

  我一直有個疑問,泛民的發言人在幾個月前清楚表示了不會與這些暴徒割席,也許那時的暴力行為還未如近月的明顯,但泛民今天為甚麼還是躲躲閃閃,不出來譴責暴徒的暴力?要知道,在世界政壇中,縱然恐怖份子都自以為有一顆正義之心,但一旦他們傷及無辜人民,沒有多少政客敢不與他們劃清界線,否則若被視為恐怖份子或暴徒的守護者,其政治前程堪虞。

  周前有新相識的朋友在山頂豪宅搞吹水會,蒙他相邀,席中亦頗有泛民大老,便不免要追問清楚他們為何不與暴徒割席?這個問題是重要的,因這牽扯到在港搞政治的人有否失德失智,不能隨便下判斷。不過,縱然當晚多位多座朋友對此問題也同樣感到關注,所得答案仍使人失望。

  甚麼樣的答案?是泛民「不同意」這些暴力行為,但不會譴責,不會割席,原因是一旦這樣做,暴徒會走上更極端的道路。

  這是很「縮骨」的答案。對着一些進行着殺人行為(上文提到的眾多例子還只是冰山一角)的人,每個公民都有道德責任強烈譴責,並在可能範圍內幫助警方將其繩之於法,絕不能只輕輕巧巧說聲「我不同意你的做法」後,還和他們混在一起,有講有笑。很多暴徒都是少不更事,頭腦閉塞之輩,他們對泛民所持態度的反應,只會是以為泛民也認同他們的暴力,或是泛民也想利用他們的暴力去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又或是認為泛民也不敢得罪他們。三者都絕不會使他們知錯或感到內疚,只會使他們變本加厲,思想行為都更加極端。

  如此簡單的道理,稍為冷靜思考便可明白,泛民大老都是老到成精之人,對此不可能不懂。他們害怕割席的真正原因是甚麼?自稱正義的政黨不敢堂而皇之譴責暴力,甚至阻礙警方執法,掩護暴徒,這不是虛偽是甚麼?若是看清楚其定位的虛偽性,推斷其真正目的便容易得多,正如不少人所懷疑,他們只是在利用這些暴徒,縱容他們在前線破壞社會安寧,打擊政敵,自己在後面煽風點火,叫人去衝,但絕不會叫自己子女也去衝。

  今天被捕的年輕暴徒中,他們不少家長正為了打官司要用的龐大律師費而發愁,家長更擔心的是官司是打不掉的,自己子女大有機會前途盡毀,泛民中的頭面人物對這些都是十分清楚的。

  與一位中學名校校長飯敍,他力言自己學校的學生並不認同暴力行為,他們並非失德,只是失智,他們絕無一人有參與掟汽油彈,但可能有人蒙過面,戴過豬嘴,走在暴徒後面,而他們這樣做時,是自以為是正義的,因為他們認定警察在八三一有殺人云云。

  我同意這位校長所說,這些少年人血氣方剛,心懷正義,但思想幼稚。有能力冷靜分析所謂八三一事件前因後果的人,都可知道指控完全站不住腳,其「理據」可以秒殺,學生的失智是肯定的,希望他們未來升學後能有更縝密的頭腦。今天他們犯下的錯倒是與泛民的別有用心不同。他們要明白幾點:第一,不認同暴徒的暴行是不夠的,有道德勇氣的都要譴責他們。第二,站在暴徒後面,客觀效果便是掩護他們,在暴動的法律上這可能構成同罪,在道德上也使自己聲稱的不認同暴徒這一說辭不再靠得住。第三,退一萬步說,就算警察有使用過份暴力,這絕對無法增加暴徒行使暴力的正當性,在背後掩護暴徒的學生及記者一樣無法自辯。第四,學生更應開放頭腦想想,自己對警察的判斷是否完全錯誤,若是錯了,自己不去與暴徒割席,是否錯上加錯?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