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中美的防疫策略誰最適當?

  中國今次應付疫情所用的策略是否最恰當?世衞派了個專家隊到內地考察,在報告中對中國讚不絕口,其高級顧問加拿大籍專家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更表示世界虧久了武漢人,在疫情過後,還要正式再向武漢人道謝。在民粹主義氾濫年代,有些人是不信專家的,在香港,大罵中國處理疫情失當的人並不罕見。據說習近平思想也「沒有最好,只要更好」,所以中國官方大概也不會認為抗疫已是做得最好。要評價中國的策略,最後還是要作一些跨國的比較。

  世界上一次的重大疫情是二○○九年四月首次在美國加州一個女孩身上發現,其後更擴散至全球的豬流感。據權威性的美國疾控局(CDC)估計,光是在美國,有六千一百萬人受到感染,共死了一萬二千四百六十九人,但此疫散播到世界各地後,全球因此致死的超過五十七萬人,雖比不上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所死的五千萬人,但也是慘烈了。反觀今次肺炎致死的,到今天還是二千多人,與豬流感相差仍遠。

  有一點我十分疑惑,在二○○九年及二○一○年我去過美國開會及旅遊起碼三、四次,但對此疫情幾乎毫無印象,依稀只記得在入境的機場中見到有張海報提醒旅客要小心,民間對此世紀疫症似乎無人理會。上周芝加哥大學商學院舉辦了一個關於今次新冠狀病毒的研討會,探討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講者中有位傳染病學教授,據她所言,美國在豬流感疫症中所採用的策略與中國今次所用的完全不同。

  美國低調,基本上沒有叫人隔離,更沒有封城,否則那有六千多萬美國人中了招(以人口比例而言,等於中國二億多人染病)?他們的態度是反正該次病毒傳染性高,不會防得住,也無特效藥可治,所以只集中精力想法減輕病毒對人體及經濟的破壞,並寄望病毒感染了幾代後毒性轉溫和。至於不封關,以致世界其他地方死了五十七萬人,似乎並不在美國當局考慮範圍內。

  美國此種較為放任的策略是否最適當?此種問題的答案要視乎決策者的價值取向及客觀條件的約束,在一地可行的在另一地可能完全離地。中國的方法與美國大異其趣,背後的價值觀及條件與美國都不同。

  中國的基本方針是武漢封城及不少城市的小區自我隔離。這是古老但有效的辦法,但經濟代價較大,要靠後來的努力生產補償,好處是疫情擴散較慢,可以爭取到較多時間讓世界各地的醫療人員研發出特效藥或減輕病情的方法。若情況理想的話,可能像沙士般病毒因無宿主可感染自行了斷,消失無形。世衞最感激的便是武漢願意為全國及世界付出代價,世衞見慣全球不同國家處理疫症的不同作風,深知中國此等自我犧牲的難能可貴。

  中國有做到的,又絕不止於要武漢或湖北的人民承擔起所有的代價。世衞感到鼓舞的是全中國人民所顯示的利他及團結精神。既然武漢有難,中國其他地方的人民便爭相支援,而且速度驚人。以全國之力,十天左右建好及裝備了兩所頂級防疫醫院,世界沒有國家可做得到。居民不出街,卻有效率奇高的網購及美團的送食物解決問題,看來今次疫情完結後,新的消費模式會出現。各個地區也大顯神通,想盡方法幫助武漢或全國減輕疫情。例如高科技城市深圳的比亞迪汽車廠在二月初更改裝了生產線,快將達到日產五百萬口罩及三十萬瓶洗手液;華大基因在兩天便弄出十萬份檢測試劑運往武漢;大疆的無人飛機則在高空散下消毒劑大範圍消毒;機器人監察着小區的出入口及在醫院中給病人運送食物;華為的5G把醫生與偏遠地區人民聯繫上。

  上述的條件不是每個國家都擁有的,以我判斷,美國便做不到,若是美國政府封掉一個城市,不但會鬧翻了天,而且也無法如中國般全國動員減輕受壓城市的痛苦,所以封城在美國並不可行,而且美國政府也沒有中國政府所相信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價值觀,根本不願損失經濟利益。

  中國已做得仁至義盡,下一步便是有序復工。目前新增感染案例在內地已不斷下降,不少省市都出現零感染,但日本、南韓、意大利卻出了問題,不知將來會否逆轉回中國?如何保住經濟的快速反彈及控制住新感染?最重要的恐怕是強化人民的防疫意識與生活習慣。日產一億口罩的目標相信很快可達標,有了口罩及防疫意識後,全面復工已具備條件。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