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世衞的報告還了中國一個公道

  世衞到訪中國查考疫情的專家團隊團長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開了兩次記者招待會,分別作了兩個小時的報告及答問,不但告訴了世界疫情在中國已受控,而且讓世上知道中國人民背後付出的巨大努力,但更重要的一點,是使到以美國為核心的長期抹黑中國的策略,遭到重大挫折。國際輿論是否因此而出現拐點,現在仍言之尚早,但艾爾沃德的專業報告,已使得之前西方及香港一些傳媒的評論顯得十分愚蠢。

  有些智商有問題的人還在販賣着世衞被中國收買了的言論,但只要看一看專家隊的組成,尤其是艾爾沃德用十分多細節及數據的詳盡論述,便可知那些批評者的苦惱:別人根本懶理一些無知評論,只是把可驗證的事實一一詳細列出,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使人反駁無從。

  艾爾沃德未到中國前,本來對中國能否在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的條件下控制到疫情感到懷疑,但他與數以百計的醫護人員交流過,以及敏銳地以多種方法觀察過情況後,卻最終在事實面前改換了思維,用充滿興奮、驚歎的語氣讚揚了中國的成績及人民的高度責任感及團結,據說有位女翻譯員聽到他還了中國一個公道後,心神失守,淚崩起來。

  我們若冷靜地總結一下艾氏的觀點,看看別的國家如何可從中國取得有用經驗,可知中國靠着兩條腿走路,一是超強的組織力,二是科學。

  中國把抗疫當作一場戰爭,這是對的。軍隊是世上最高度組織化的團隊,用軍事化的行動不空談誤國,才能在生死存亡間最大機會減低傷亡。若無此種組織力,怎可能幾天便建設到並裝備到一些頂級疫症醫院?而且不止在武漢建,在各省市都有建。沒有組織力,怎可能全國的醫護人員及設施都能火速運至武漢及湖北?但就算組織力超卓,人民思想若不動員起來,團結一致共同抗疫,留在家中互相打氣,總也會有大批不負責任不願犧牲的民眾到處亂逛,散播病毒,世衞在世界各地見此多矣,所以特別對中國人民的紀律、熱情、團結與犧牲精神感到佩服。但就算組織力如何成功,也不可能做到把每一個潛在病人都找出來,而且也無此必要。

  經濟學家素來相信有些事情是不用做到盡的,例如,社會不應做到零罪案或零污染等,因為若以這些為目標,社會花費的資源會趨向無窮大,得不償失,試想我們就算每一市民有一警察監視,也未必能做到零犯罪,但這是我們要的嗎?在疫情上,只要能做到人人小心,大家防範意識高,感染率自會下降,過了一個臨界點,病毒難以找到感染對象,一代代的病人數目自會拾級下降,病毒便漸受控制。所以單是靠組織力及隔離便可達到很好的效果,但這當然尚未圓滿,醫療人員還要找出減輕病情的手段。世衞對中國在科學上的進步是驚異的。中國在六個星期內便利用大數據及新發現的經驗更新了六次治療手冊,艾爾沃德明確表示,中國已是全球最懂醫治新冠的地方,他若染上了,會選擇到中國求醫。故不論今次病毒真正的發源地是否美國,特朗普政府已大大地在輿情上吃了個啞巴虧。美國政府絕無中國政府今次顯現的組織力,也尚無真正有效藥物治療此病,當然也無中國的中西醫結合。在多國出現爆發,而中國新增病例卻比高峰期跌了超過九成,美國民間也開始出現恐慌。美國人民若頭腦清醒,總可以明白,控制此疲症,並非這麼容易,叫叫口號,或貶低中國的做法,於事無補,搞得不好,會在自己國家中弄出如南韓、伊朗等地的大爆發。美國的傳媒在抹黑中國時,相信也會感受到理屈詞窮之苦惱。

  美國股票的大瀉,反映出美國人民知道政府原來毫無準備而且還打算壓制訊息傳播,此種恐懼情緒不是靠聯儲局減息半厘便可解決的。聯儲局今回減息,時機頗為奇怪,減息可緩解經濟的痛苦,但不能對付疫情。若疫情已爆發,經過一段時候受控了,再用減息去療傷才是有效。這好比士兵知道要打仗,可能會受傷,但現時仍未有事,你卻現在用光紗布替他們包紮,奇怪之極。彭斯領導抗疫,我無信心。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