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人類命運共同體還是背後捅刀?

  在中國全力抗疫時,美國早已發動了一場暗戰。當時中國並無暇理會,但世事變幻無常,美國今天已進入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階段。

  美國政客及其追隨者所用的策略,主要有兩個進攻點,一是發動攻擊中國體制的文宣,二是利用新冠肺炎的命名去煽動種族主義,希望世界視華人為黃禍。

  在一月至二月中,中國疫情仍未被控制,而且在武漢剛封城,醫療系統幾乎因病人太多而崩潰,中國醫護人員手忙腳亂,美國及香港一批以美國利益馬首是瞻的政客及傳媒,集中火力攻擊中國隱藏疫情,缺乏透明度,而且上綱上線地說這與中國的政治體制有關,此種體制人人得而推翻之。

  此種評論,是對社會科學學藝不精的表現,我們在此不評論制度是優是劣,但某些政策效果不甚理想之時,有些人卻總是喜歡「為賦新詞強說愁」,硬是把一些蹩腳理論硬套在一些現象之上,以示自己有深度有理論,用理論解釋現象不是不對,但這要驗證。疫情初時的混亂是否與政治體制有關,本身也是一可驗證的假說。世上政治體制起碼有一二百種吧,若要證明中國早期的混亂與其體制有不可分割的關係,那麼其他國家便應做得比中國好,或是不會隱瞞甚麼東西。到了今天,中國早已積累了大量可貴經驗,而且十分願意公諸於世,其他國家有書可抄,但疫情在不少國家開始爆發時所出現的進退失據,也是使人瞠目結舌,而且其後續政策比起中國仍使人毫無信心。美國更離譜,自己造不夠試劑,又不肯入口,竟不批准醫療人員替病人測試,堂堂科技大國,連數據也沒有,情何以堪?以特朗普的作風,他可能根本不想讓人知道美國疫症有多嚴重,此點我倒不想深責他,美國醫療系統仍無辦法應付大量病人,他不想出現恐慌,未必無理。武漢初期未有外援時,太多恐慌的人擠到醫院去,很可能是武漢多人受感染的重要原因。

  既然不同政治體制的國家沒見到那一個在抗疫上做得比中國好,美國抹黑中國體制的理據便顯得沒有說服力。愈是把抗疫表現與體制掛鈎的人,這回愈為尷尬,美國三藩市灣區要強制人人留在家中三星期、紐約市要考慮宵禁、美聯儲局胡亂出招「救市」,但股市跌得更厲害,我本來對特朗普政府無甚信心,但也想不到他如此不濟,對經濟破壞如斯。美國自身難保,詆毀中國的策略,敗象已呈。

  美國對中國的另一攻擊點是強要把新冠病毒喚作「中國病毒」。疫情問題本來與科學有關,應遠離政治,世衞深明此道理,所以命名時特別小心,刻意地不涉及地名,但美國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鍋甩給中國,其背後的動機便是種族主義,對此中國卻不能不理。況且現在連美國疾控局要員也在國會承認,過去多年以為是流感致死的美國人,部份死後也有被發現是死於冠狀病毒,此病毒源於美國、中國還是其他地方,已成疑問。本來名稱的爭論十分無聊,但既然目前尚未有其來源地的確切答案,而且名稱還被強加上政治含義,用世衞的建議最合適。但顯然美國政府不作此想,蓬佩奧不但要與楊潔篪在電話中吵一論,特朗普也堅持用「中國病毒」,這似乎是早前《華爾街日報》有文章稱中國為「亞洲病夫」的官方回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自己的社交媒體說美國欠中國一個解釋,十分恰當。至於香港某些媒體還在用「武漢肺炎」一詞,便顯得他們跟不上世情或是別有懷抱了。

  疫症在各國的爆發,反映西方發達國家並無聽取世衞的勸告,浪費了中國為他們爭取到的寶貴時間及經驗。在疫情中美國不斷暗算中國,雖無成效,反而自作自受,但這反映出有些人還不明白在全球化大環境下,及在解決全球性問題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確是一重要概念。合作總比在別人背後捅刀好。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