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從疫情數字 看美國政府的宣傳策略

  未來一二十年世界的政經格局仍將會是中國經濟繼續冒升,並憑此帶動其政治、軍事、科技與文化力量走向強大,而美國則要力保其一哥地位,不斷地用各種方法遏制中國的崛起,其他國家最優的選擇便是保持中立,並呼籲合作。今次疫情沒有改變這格局,但對中美之間的競爭,卻賦予了新的內容。

  美國人是輸不起的民族,在他們勝利或佔優勢的時候,其行為大多正常,但當他們感到受威脅,而且處於劣勢之時,美國人會很不適應,不懂得如何面對,要他們像大不列顛國般接受自己已不是全球霸主,需要很長時間的心理治療。有此心理背景,美國朝野支持對付中國,並無懸念。但美國內部也有矛盾,特朗普雖然毫無總統的風範,反覆無常,政策不利美國及世界人民,但他仍有近一半美國人的死硬支持,而另一半則對他恨之入骨。

  在應付疫症中,特朗普顯然不合格。中國抗疫近三個月的失誤與成功經驗,美國顯然是浪費了。十二月底中國已通知了世衞,一月三日更知會了美國中國正有疫情,一月中旬還以破紀錄的速度把病毒的基因排列了出來並將其訊息出版,使到全球都可製造測試劑。但美國政府在幾個月中卻似老僧入定,毫無作為,又或偶然幸災樂禍,到了本土大爆發時,卻連測試劑及口罩等必備設施也嚴重不足,醫院中的醫生一個口罩要用五天,護士要用垃圾袋作防病毒保護衣,本文見報時,其確診個案恐怕已衝破二十萬大關,高踞全球第一,以美國的科技實力,這是何等尷尬之事,而股市的下挫也使得特朗普無從抵賴。在大選年面對此局面,特朗普能用的招數,一早可預期。

  第一招是吹噓自己十分成功。如此惡劣的境況如何還吹得下去?英國Imperial College有估計,最壞情況美國要死掉二百二十萬人疫情才可受控,特朗普據此卻說就算美國死一二十萬人也是很大的成功。但上述的二百二十萬毫無意義,它是假設社會對疫情不聞不問,讓它感染了約三分二人口,據群體免疫的原理,疫情便會收斂。若感染者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一,那麼死亡人數便是二百二十萬。現代醫學告訴我們,只要努力用社交距離及注意衞生等方法可大大減慢病毒繁殖的速度,甚至可對其剷草除根,這樣便爭取到時間使科學家開發疫苗及治療藥物。美國若有一二十萬人死亡,只能說明特朗普政府無能,沒有發揮出美國本來擁有的強悍醫療力量。

  第二招是甩鍋給中國,說它隱瞞疫情,以致其他國家受累。這是扭曲事實,正如上文所說,中國早於疫情初發時已照會世衞及美國,又何來隱瞞?美國唯有追封李文亮醫生為吹哨人,將其到警局問話一小時誇大為政治打壓,其實李醫生在社交媒體上所載的資料並不準確,而武漢當局甚至是科學界在一種新病毒剛出現時亦必須足夠時間才可能認識此是何物,若嘲笑武漢浪費了時間,美國所浪費的更長時間,又是否五十步笑一百步?

  第三招還是甩鍋,但重點不同。歐美等地疫症個案及死亡人數都可怕,為何中國能表現如此亮麗?對擁有白人優越感的人來說,這是不可接受的,美國、意大利、德國等地的醫療水平世界一流,怎可能表現比不上一直被美國抹黑的中國?這問題本來很易回答,只要看看中國果斷地實施封城及非常徹底地在各地斬斷傳播鏈,千方百計地用人面辨識、進入任何小區及建築物都反覆要驗體溫、打擊一切人群的聚集等等極為嚴苛的方法,便可知中國的成績是一早可預期的。反觀美國,雖有最強大的醫療水平,但人民視戴口罩為弱者,封城也是拖泥帶水,有段時間超市還人頭湧湧,不大爆發才怪。

  但美國不會如此看問題,心理上較可接受的方法便是說中國的數字是假的。最近美國的媒體大量炒作一段新聞,說武漢因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數被大幅低估,但其根據卻是不值一哂。官方數字說武漢因此病毒而死的人共二千五百三十五人,上周《財新》雜誌有記者發現有一貨車司機共運送了五千個骨灰盒到一所殯儀館,而記者又稱殯儀館中有三千五百個骨灰盒,武漢共有八所大小不一的殯儀館,所以外媒估計真正死亡人數遠超二千多人。

  據《南華早報》報道,一月二十三日起,武漢停止了一切殯儀活動。又武漢政府從二月二十三日對此解封,要在清明節前把一月份到四月初所積累的遺體火化殯儀處理。據武漢市民政局的統計,二○一九年及二○一八年每年第一季,火化人數大約是一萬五千人,我們若加上新冠病毒而死的二千五百人,這便等於要在三月尾四月初中火化一萬七千五百人,殯儀館要短時間內處理這麼多火化,一間殯儀館藏有三千多盒子又何值得大驚小怪。外媒也訪問過一些網民,並重複引用他們一些沒有根據的猜測,倒是《新聞周刊》較為小心,直言這些網民猜測不一定靠得住。但如此缺乏根據的估計被當作新聞,可見美國不少人對中國表現勝於美國,心理上難以接受。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