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港美暴亂的異同

  明尼阿波利斯黑人弗洛伊德疑被白人警察殺害事件,引起的反種族歧視風暴蔓延至美國甚至歐洲數十個城市,使人傷感。我讀書時在明尼阿波利斯住過四年,暴動的地方也依稀有印象,此城市與相連的聖保羅市組成雙子城,是美國中西部自由主義的重鎮,民風和平,人民守秩序,紅綠燈前車會停下,不像紐約市的汽車般橫衝直撞,不守規則。明尼蘇達的印弟安語的含義是萬湖之州,明尼阿波利斯則是湖市,在此風景秀麗的世外桃源出此慘劇,十分反常,但既然連明州種族歧視也嚴重,其他地方恐怕更免不了。

  美國的反歧視運動聲勢浩大,我們難免要把它與香港去年至今的暴亂作一比較,二者有相同之處,但分別也是根本性的。

  有人在網上列表把明州與香港的暴亂作一比較,認為二者性質完全相反,倒也不無道理。明州是反種族主義,但香港的運動充滿種族主義;明州反特朗普,香港暴徒向特朗普求援;明州反白人大美國主義,香港的黑暴視美國為救世主;明州反資本主義,香港不少黑暴自以為支持資本主義;明州示威者不帶武器,香港有大量裝備與武器;明州自發,無組織,香港的行動有精密計劃及部署;明州的運動無人或少人資助,香港的有全國民主基金(NED)及多方的本地及境外勢力資助。若以道德角度看,明州及美國其他地方的反種族歧視、反欺壓,確是十分正義。美國民主黨的政客很可能已在計算如何利用這機會賺取選票以圖擊敗特朗普。香港反逃犯修訂條例的道德基礎卻是極為脆弱,整件事建立在偏見與猜疑之上,所謂五大訴求當中也包含明顯違反法治精神的要求,在意識形態上,與反種族歧視相比,高下立判。

  不過,即使我們對黑人遭遇有無限同情,他們當中某些人的行為及所採用的手段,我們卻絕不能支持。縱火、到處破壞及搶掠等違法活動,必須譴責。但我們若把他們的暴亂與香港相比,卻不能不慨歎,香港其實惡劣得多。公平點說,除了黑衣暴徒坐港鐵不付錢外,香港還不算有普遍的搶掠,但黑衣人對公共財物及私營商戶的破壞,使用大量武器去襲擊途人及警察,在學校中荼毒少年及兒童,而且裝備充足,有後勤給養,資金之多可以支持某些人的裝備用完可即棄於街頭,又豈是貧窮的美國黑人所能望其項背?

  無人可知道美國的暴亂能維持多久。這類抗議,美國每幾年便有一小次的,每一二十年便有次大的,都會完結。這次應該是大規模的,美國失業率高企,經濟大衰退,再碰上位不懂如何處事的總統,這次美國人怎能一個愁字了得?

  因為其破綻太多,我不太看香港反對派的文宣,但也聽說過他們對美國的騷亂盡可能避而不談。這是很有道理的,美國警察是有名的暴力,這次還殺了人,用美國警察的作風作標準,香港的警察便全是禮儀周周的謙謙君子,反對派素來崇美,「反黑警」的論述如何可繼續下去?對美國視而不見是上策。

  我們也可看到,民主體制對一些社會問題根本無法解決。香港貧富差距巨大,但號稱民主的美國同樣不遑多讓。香港不能說完全沒有種族歧視,但與美國相比,卻是小巫見大巫。此種歧視,由來已久,加劇了貧富差距。在很多重要的社會經濟議題上,美國的問題比香港更嚴重,美國的自由指數排名在國際上又遠低於香港。不是說香港沒有需要解決的困難,但以久病纏身的美國體制為師,又豈不使人感到虛怯?美國也是,在貧富及種族問題上進步緩慢,甚至倒退,為何還這麼熱衷在世界到處得罪別人?不過,在未來半年,美國社會還是會麻煩多多,貿易戰、應付疫症低能、破壞了多國關係、反歧視風暴,都在侵蝕美國的地位或利益,特朗普在此環境下,唯有挑起美國內部的分裂,才可能渾水摸魚贏得選舉。世界真是病了,未來一段時間會發燒。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