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國安法一早已是博弈中的選項

  有人認為,國安法是逼出來的。這個睇法,我並不同意。這個結果,沙盤推演,也可一早推斷出來,沒有甚麼可奇怪的。十年前我或許不知細節,但當中預測的大方向,卻是一一應驗。有些人沒有實力,也不懂得如何積聚實力,卻跑去挑釁強大百倍的對手,不頭破血流才怪。

  這裏暫不談是非對錯,只談博弈策略。《孫子.謀攻》有云:「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這裏「殆」的意思不是敗,而是危險。孫子是個思想嚴謹的人,不知彼不知己,只能保證你每戰都險象環生,但不保證你必敗。假如你很幸運,剛好對方很弱,又怎會敗?只是無謂損傷可能會較多而已。

  香港的黑暴或港獨份子既不知彼也不知己,在港搞些小打小鬧,不會有太大危險,但踩過了界去搞甚麼港獨便等於挑戰一個如日中天、千年難逢的盛世國家,如何能勝?以弱對強不是不可能,但要有條件。當今的條件便是反對派要先能夠使自己不可取代,內地也要倚靠他們,否則在博弈中誰會把他們當作一回事?我十年前早已說過這些話,只是沒有人理會,不少人誤以為不管有無實力,只要抗爭便可改變世界。

  也許反對派心中也明白,強弱懸殊下沒有勝望,所以為了向同路人打氣,他們不惜自欺欺人,把頭埋在沙堆中,不願去知彼,卻反而幻想一套內地快將分崩離析的論述。這些人脫離現實的程度使人驚訝,二○一九年中國出境旅客達一點六八億人次,旅遊完畢後,基本上全部回國,那有一個快崩潰的國家人民會如此?今年的新冠疫情,八成半的中國人民滿意政府的抗疫表現,這又那有一絲國家快將敗亡的氣息?

  反對派也犯上了不知己的毛病,他們以為自己的理念會得到港人的廣泛支持,美國也會義無反顧的撐着他們,但他們抗着美國的國旗,不少港人已看得不是味兒,跑到美國向政要求助,在今天中美關係緊張的環境下,也會被視為引清兵入關當吳三桂。

  有一點他們倒是老搞不清的,連甘迺迪總統也說過,國家利益比意識形態更重要,美國對香港黑衣人的態度,完全是建基於美國利益之上,他們只可能被視為工具,若非如此,美國與中東的一些國家領袖意識形態上千差萬異,怎會還與他們稱兄道弟?

  集體性地不知彼不知己,是怎麼造成的?這恐怕是特區政府慣出來的。香港的公務員世界一流,效率高,但其政治能力卻不入流,對着反對派,唯一懂得的政策便是綏靖,遇上無賴更是手足無措。

  《孫子.九變》有云:「愛民,可煩也」,只要香港政府以為要顧全大局,保護人民利益,反對派便可靠攬炒而使政府疲於奔命,香港政府的忍讓容易使到反對派產生一種錯覺,以為政府都是可欺的,自己則十分強大。這種錯覺使他們完全不懼越過一道一道底線,走上港獨,用上暴力。中央政府雖也有忍讓的毛病,但她終究與特區政府不同,受到挑釁,懂得需要採取強硬路線。

  美國也是整個博弈的參與者之一。美國在港也有重大的情報利益及金融利益,她對應否攬炒香港會感到矛盾。走得過了頭傷害到美國利益她不願,但若能把中國的這一國際金融中心拖垮,從而能遏制中國的發展,有些人也許樂於見到。

  香港國安法打擊到美國的情報利益,我在友刊中也論述過美國用以經濟制裁香港的招數都無甚效果,剩下能做的便是繼續支持街頭的搗亂運動。此種策略,花不了美國多少錢,卻仍可損害內地與香港的利益,所以她很可能會繼續進行。只是國安法使到黑暴被判重刑的機會大增,繼續推動暴亂的成本便飛升,美國的資助額要加碼才有用。

  上面沒觸及是非對錯,對港獨及黑暴而言,他們的價值觀論述或可蒙騙一些缺乏理性思維的人於一時,但其理論基礎卻是築於浮沙之上,一推便倒。既無實力,價值觀念也扭曲,在博弈中敗下陣來是可預知的。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