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美國實力的衰落

  美國政府宣佈制裁香港與內地十一名官員,制裁本是美國頗常用的工具,但針對的對象,多來自北韓、伊朗、利比亞、阿富汗等地方,現在她把香港看成與這些地方無甚差別,使人失笑。制裁令發出後,涉事的官員紛紛表達嗤之以鼻的心情,金管局也發出指引,指出此等制裁在港並無法律效用。我們倒應問問,美國現屆政府自恃擁有甚麼實力,可以自封為世界警察?此種實力是否還存在,或是正在消失而美國不自知?

  我相信美國傳統上的主要實力有四:一是其軟實力,二是她的科技力量,三是美元霸權,四是擁有強大的軍力。不過,這些力量都在衰退或處於備受挑戰的階段。

  軟實力包含甚廣,從荷里活電影到其國民中自由的風氣,又或其標榜的曾使無數人嚮往的美式民主的優越性都是。此種實力是要當龍頭大哥所必須具備的,若欠缺了,當小弟的口中稱服,但心中暗自嘲笑,這如何可以領袖群倫?不過,近年美國的軟實力出了大問題,先是特朗普上台後做了太多出格之事,在國際上退出了多個組織,不再遵守她在戰後制訂的多種規則,在國內則連連說謊,據說有人記錄了他的謊言共有二萬多次,世人不免要問,她的民主制度是否可靠,為何選出了這樣一位總統?今年在抗疫工作中,美國以世界上最發達的醫療,最充足的資源,竟然落得個中招的人數全球最多,且尚未見疫情有受控的跡象,這是否使人懷疑她的組織及領導能力都十分可疑?我不少朋友,年輕時到美國求學,當時充滿了對她所代表的各種先進事物而感到興奮,現在見其跌下神壇,不禁唏噓世事之無常,人情之多變。

  美國的科技力量確是強橫的,這點毋庸置疑。她科技上的成就我認為主要建基於歷史上,第一是已建立並發展了百多年非常有效的科研與教育體制,第二是她在吸收世界人才上的開放性。自十九世紀後期,美國移植了德國研究型大學的規章制度,創立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及芝加哥大學兩所研究型大學後,其科研工作的規章制度便造就了一個能自我更新自我延續,能出大量成果的機制,至今仍運作良好,亦吸引了大量追求科學精神的人到那裏工作及探索宇宙間的奧妙。不過,她近年亦犯上重大錯誤。科學本是無國界的探求,但美國政府卻又突然視所有到美國學習或工作的華人皆為間諜疑犯,必要把他們全部驅趕才後快。這肯定會造成人才流失,美國科技大受影響。據英國頂尖科學期刊《自然》所編的「自然指數」,二○一九年中至二○二○年中,美國共有二萬零一百五十二篇論文在世界最頂級的科學期刊發表(一篇文章內有不同國籍作者的已按比例處理),仍高踞世界第一,第二名的是急起直追的中國,有一萬三千五百六十六篇,但要注意,從二○一五年至二○一九年,美國頂尖論文佔世界的比重,共下降了一成,但中國卻上升了百分之六十三點五。以此走勢,美國科技一哥的地位已備受挑戰。

  美國地大物博,其經濟發展模式並不如大英帝國或西班牙等倚靠在世界各國掠奪殖民地資源,在二次大戰後,美國還通過馬歇爾計劃幫助各國重建。不過,隨着她的人民每年的消耗量大於生產量,她的外貿便出現了數十年的逆差。外貿逆差意味着世界各國一直在補貼美國的消費,這本來對美國有利,但特朗普不明就裏,竟要打壓向她提供補貼的國家,十分愚蠢。但為何其他國家肯補貼美國?原因是美國大開印鈔機,把這些鈔票交到別國手上,而大家又對這些鈔票有信任,並用之為儲備。

  但信任總有限度,若像近年般濫印鈔票,並用以購買美國政府自己的債券,以支持其開支,持有美元或美債的人,不能不問,這些資產會否因通脹而貶值?若然如此,為何還不快點減持美元資產,不再信任美元?

  這的確正在發生,美元霸權的地位雖尚未至岌岌可危,但信任的裂痕已出現。美國能繼續支撐美元的重要工具便是她的軍力,這也是她防止出現樹倒猢猻散不可有失的憑藉。

  美國人民是頗為好戰的民族,從歐洲早期移民到美國的清教徒開始,不少人便把自己看成是上帝的選民,北美洲便是送給這些選民,正如聖經上所說的以色列。因此,他們把擴張看成是教化萬民的途徑,十九世紀佔據了美國本土後,過了一段消化期,又對世界其他地方搞擴張。從一七七六年建國開始到今天的二百四十四年,美國只有十八年沒有打仗。戰爭可以強化其地,但這又是極為昂貴的,每年要用上七千多億美元的開支,大大影響其收支平衡。在經濟惡劣,今年第二季GDP年增長率是負百分之三十二點九的條件下,不削減開支,包括軍事開支,便只有繼續印鈔票,這當然會引致惡性循環,連投資科技以提升生產也沒有資源。一個經濟下行的國家,其軟實力也會大受影響。

  為今之計,美國最應做的便是削減開支,削減軍費,把錢用在抗疫及科研上,在世界各地指手劃腳,並無好處。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