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攬炒與字典式價值觀

  在網上看到一段美國電視節目對香港傳媒大亨的訪問,主持奇怪大亨要爭取甚麼?大亨懂得美國人的口味,說爭取的是自由,並說若沒有了自由,就算仍有一繁榮的都市,等同失去靈魂,便甚麼也沒有了。

  此種想法說起來好聽,在香港十分普遍,但當中有不同層次顯著的思想缺陷。這些人的價值觀,或經濟學家更慣用的術語「偏好」,有一個經濟學中較為少用的名字,叫「字典式偏好」(lexicographic preference)。

  英文字典中各字的排列,是按字母次序的,第一個字是首要的,接着才輪到第二個字母,如此類推。例如,英文字aback,排得比bake高得多,原因是第一個字母中a比b要高,那麼雖然在第二個字母中,aback的b高於bake的a,後者也不能爬頭。「字典式偏好」採用同一原理,我們對世間事物有不同程度的偏好,假如某人未得到A前,會萬分痛苦,就算把整個世界給了他,他的痛苦也不會稍減,但如果A已到了手,但尚未得到B,那它仍會難以忍受,把所有其他的東西給了他也沒用。

  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這其實是一種自相矛盾的怪癖。試想想,假如尚未到手的A真的這麼重要,其他東西都不足道哉,都要靠邊站,那麼染此怪癖的人的合理行為便應是把手上所有的資源全部集中到爭取A之上,得到了A後再論其他,在此過程中,所有其他的考慮,如養妻活兒、照顧父母、個人健康等等皆可先擱在一邊,暫不理會。實際上,我們極少見到有人有此行為,就算上文提到的那位大亨,我也不相信他會為了聲稱的自由,放棄了照顧家庭,甚至放棄富豪生活,把所有資源都用在單一的目的之上。如果沒有,便不能聲稱若無某種自由,便等於失去一切,這是言行的不符。

  聲稱某某目標如何重要,就算言行不一,也不是甚麼錯事。有些人把有某種理想,這是他們的偏好,在自由主義者眼中,人人皆可擁有自己的價值觀或偏好,我們理應尊重。不過,有些人的偏好卻與別不同,他們要的,不止是滿足於他們自己的偏好,而且要其他人都接受同一目標,同一價值觀,若有不同意的,開始時是辱罵攻擊他人,自己或許是更自由了,但別人的自由卻受到損害,後來他們還改變策略,要搞攬炒。攬炒反映甚麼?除非達到自己目的,否則便毀滅一切。你自己有「字典式偏好」的怪癖,A比一切都重要,但其他人不是,他們可能認為B或C或D更重要,你不滿意,要把一切都毀掉,這如何符合尊重各人價值觀的自由主義民主精神?人民不群起反對才怪,人類社會對一些偏執狂一般並不歡迎。

  由上可見,攬炒思維其實與「字典式偏好」一脈相承。只重視一事或一物,其他的都無所謂,才會使人感到毀滅一切是正當的。倘若人人都有「字典式偏好」,你認為A有壓倒性的重要性,我認為B更加重要,人人都要不惜代價達到自己目的,妥協不可能出現,世界只會大亂。甚麼因素使到此種帶有負能量的思想佔據一些人的腦袋?

  這不是天生的。有些人在生命歷程中受過一些挫折,最易認為世界對他們不公。互聯網及社交媒體營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回音廊,不少人從青少年開始便只聽到自己群組的一種聲音,其他意見一律視為異端邪說,學校某些老師自己也跌入此陷阱中,慢慢地年輕人形成一種黑白不分扭曲了的價值觀,又有何奇?此種社會病態絕非香港獨有,看看西方社會內部出現的分裂,便知他們未來的發展會有眾多阻滯。化解之道是社會要鼓吹一種多元互相尊重的風氣,大家以開放視野為尚,事事搜尋實證,不斷以事實檢驗自己的信念,而不是以信念檢驗信念,社會才可和諧,長期繁榮。香港的反對派長期走錯路,社會進步並無貢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