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勝利在望的拜登相信甚麼?

  美國總統選舉已進入衝刺階段,特朗普荒唐之事太多,若無特異情況出現,我相信他已返魂無術。

  據說,香港不少黑暴份子對特朗普情有獨鍾,大力唱好他。這倒是價值觀念的大混亂,特朗普此人思想極右,社會對立及仇恨,他並不介意,這些特徵頗合香港黑暴的心意,但他卻又痛恨混亂,若非形格勢禁,他十分願意使用軍隊鎮壓暴動,這又與香港黑暴的無法無天攬炒格格不入。這些人之所以支持特朗普,恐怕不是基於甚麼意識形態或價值觀,而是特朗普向中國發動過貿易戰、科技戰、宣傳戰及甩鍋戰。不過,他的攻勢又起不到甚麼作用,內地一早替他起了「川建國」的渾名,以示他的存在對美國損害太大,對中國則貢獻良多。他若連任,我相信對中國利大於弊,但對美國及世界卻是危險的,我們不應支持這樣的一個人掌握如此多的資源及權力。從香港黑暴份子反華的角度出發,特朗普連任有利中國,支持他其實也是不合邏輯。

  既然有概率特朗普快將成為過氣的歷史人物,我們更應注意拜登的價值取向及能力。也許特朗普有一點沒有錯,拜登並非很有能力的人,常常昏昏欲睡,年紀太大,思路會突然中斷。特朗普若輸在拜登手上,他會感到無地自容,也許要離開美國。我對民主黨過往常常違反市場規律的意識形態,也十分不以為然。他們雖自稱尊重言論自由,但在落實政策時,卻常走火入魔,其推崇的所謂「政治正確」,往往變為箝制言論自由,所以我對拜登一樣要觀其言行,才敢下判語。正因如此,我對他在十月六日的葛蒂斯堡(Gettysburg,一八六三年林肯在此發表的演說是美國學生都熟悉的)演說甚感興趣,因這可助我們了解其價值取向。美國的主流媒體對這篇應是他的槍手代撰的演講評價很高,甚至認為這是重現美國國民「靈魂」的宣言。

  這篇演說的確準備得很好,說它代表美國價值觀中優質的一面並不為過。整篇演說一句也不提特朗普,但直指美國已成分裂了的家園(house divided),社會充斥着仇恨與恐懼,對不同意見者不是把他們當作反對者,而是看作為敵人。美國社會變得缺乏公義、平等消褪,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拜登宣稱,他不會容忍仇恨情緒在美國徘徊,他不會給予仇恨任何合法性,不會為它提供氧氣,對「白人至上」的奉行者他不會容忍,美國的公眾生活,應該是用來化解分歧的地方,不是不同黨派的戰場,拜登說要重建一個團結的美國。

  美國能在二戰後強絕世界,必有其凝聚人民向心力的一套意識形態。拜登這篇演說的確包攬了不少美國人引以為傲但又遭特朗普損毀了的美國價值觀元素,我們不應因特朗普、蓬佩奧等人的胡搞而貶損其民族的靈魂。他們的優點,其他人可視為人類的共同思想財富而吸收。這也可讓香港的黑暴認清,美國的正常人對暴力,對仇恨、分裂,都視為劣質的意識形態,他們心中其實難以接受黑暴的行為,只是去年在港發生的暴亂,並不在美國境內,所以他們也就不以為意。

  拜登演說所包含的元素是偉大的,但若把它沒有納入的元素作一整體考慮,這篇演說是虛偽的。美國的兩個政黨真的這麼反對仇恨與恐懼?對不認同美國價值觀的不會視為敵人嗎?恐怕不是。自一七七六年美國建國至今的二百四十四年中,美國只有十七年(有人說是十五年)沒有戰爭,先在本土上不停打殺原居民,後來又在世界各角落打來打去,除了兩次世界大戰顯然是正義一方外,侵略戰爭的是。就算不打仗,也有煽動別國群眾破壞社會安寧,共和民主兩黨對這些戰爭都有參與,自己本國有無團結是一回事,但其他受累國家卻是活在仇恨恐懼中,正是己所不欲,可施於人!這不是虛偽是甚麼?

  不論拜登還是特朗普當上總統,中國可如何應對美國的挑戰?只要認清一個事實便可:美國早已錯過了扼殺中國於萌芽的機會,任何遏制中國的行動,美國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且效果不彰。《倚天》中有關「九陽神功」的兩段口訣很適合中國:「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自他惡,我自一口真氣足。」中國只要聚焦在自己的發展大計之上便已足夠。觀乎美國搞貿易戰搞得自己失去三十萬個職位,而中國的出口在近月又創新高,連中國開發的新冠疫苗,研究疫苗很有經驗的巴西也認為是最安全有效的,我們可知,歷史在中國一面。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