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中國人有無創新能力?

  上周蓬佩奧在喬治亞理工大學演說,貫徹了他的作風,便是大放厥詞,無端攻擊中國且無根無據,美國最高級的外交官如此水平,可見特朗普用人真的有特殊癖好。此人落台在即,本可不用浪費筆墨理會他,但傳說他有興致將來競選總統,這倒要記他一筆,以便將來多些人知道這位曾自稱有訓練下屬如何又呃又騙又偷竊的前特務頭子是何等樣人。原來他本希望到麻省理工發表此一演說,遂寫信到MIT叫人家邀請他去。該校校長去年才發表過文章,批評美國政府胡亂打壓華裔學者,衝擊了校園應有的開放學術氣氛,他自然不願給予蓬佩奧此人麻省理工的平台,於是用疫情嚴重這一藉口推掉了他,而不直斥其非。豈料蓬某仍深心不忿,在喬治亞理工的演說罵了MIT一頓。

  蓬佩奧又說了些甚麼?其實也無甚站得住腳的內容,不外是批評美國的大學見錢開眼,取錄了近四十萬的中國學生(其實中國留美學生總數約三十七萬),以至中國能通過他們盜取美國的科技機密,又指中共監視中國的留美學生,並以恫嚇其家人作手段去迫他們就範。幾十年來,我認識無數留美的中國留學生與學者,其中部份還是相熟的同事,蓬佩奧試圖描繪的故事與事實相距甚遠。但最能反映蓬佩奧陰暗心態的,卻以他聲稱美國是開放社會,所以中國的創新能力完全不是美國敵手,此言不啻等若說中國若有甚麼科技成就,都是靠偷取美國的秘密達到的。

  蓬佩奧說這些話有何即時目的?他是要慫恿美國的大學監視中國學生與學者。此舉是用政治包裝了的種族歧視,但其實最受傷害的是美國自己。美國社會與學術界確有其優點,其中最大的優點,起碼是在過去,是自由開放,也因此她能吸引到不少有才能的人到那裏去創業創新。此乃美國立國之本,但可惜蓬佩奧之流卻正在破壞其國本。美國人民絕大多數不願走艱難無比的科技探索之路,新移民的下一代或留學生才是撐起美國科學研究的支柱。我們只要到矽谷看看,或翻翻世上最頂尖的科技期刊,都會見到無數華人的臉孔或名字。他們是創新科技的締造者,若是他們被蓬佩奧的反華言論激怒,一走了之,恐怕美國的科技水平會大打折扣。科學本是無國界的,美國的成果有他們的貢獻,誰偷誰的?

  若美國政府一些國防或尖端科技秘密外洩,處理的方法可以十分簡單,把它們列作機密,要特殊人物才可接觸,若非真正機密的,可讓其相關知識自由在校園流通便可。換言之,美國政府若如此畏懼,弄些負面清單便可。大學本是自由開放的淨土,隨意地把正常的學術喚作機密,十分不利學術發展。柏克萊加州大學有個做法便值得稱讚,校方要求,在該校進行的研究,一定是要可公開發表的,也就是說,若有機密,請到別處做研究,這樣做教授與學生便不會蹈足法網。

  蓬佩奧指大學向錢看,這又何錯之有?大學不是牟利機構,所得經費,都會用作支持科研教學。有三十七萬中國留學生在美,他認為這麼多人,必定是別有用心。三十七萬大約等於每年赴美約九至十萬人,中國每年的本科新生入學已達九百一十五萬,即赴美只及留在中國的百分一左右,比例遠低於港人到美國求學,那又會內含甚麼陰謀?不同大學學費差異很大,假設平均學費是二萬五千美元,那麼光是學費美國的大學每年便賺了九十二點五億美元,再加上他們的生活開支,等於美國可通過招收中國學生而輸出數以百億美元計的服務,對美國經濟大有幫助。這些學生很多都是本科生,根本沒能力去找尋或分辨科技機密,研究生也未到這水平。

  中國是否注定創新能力不如美國?決定創新力量的因素本就是多變的,不可能是單一因素。美國校園的開放性的確是正面因素,我們不用因為蓬佩奧提及而愚蠢地否定此點,反而要把中國的學術研究弄得更開放自由。在現實中我們亦可看到,因歷史原因,中國過去科技並不發達,但近年卻進展迅猛。頂尖科學期刊《自然》有個「自然指數」,記錄着世界各國在最頂尖的科學期刊發表的論文數量,中國幾年內上升了近三倍,在去年,中國發表的頂尖論文已逾美國的三分二,居世界第二,也等於排第三的德國的三倍!超過美國並非幻想。又中國的5G、北斗、量子計算、高鐵、基建狂魔等等成績領先世界,誰敢說中國並不擁有巨大的創新動力?美國不少人見到中國冒升起來,第一反應便是不信,所以硬說中國是偷的,到事實勝於雄辯,不能否認時,他們會變得憤怒。據說在下一階段,他們還會感到十分挫敗,漸漸地便要接受現實了。蓬佩奧是處於第二階段吧!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