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謠言止於智者?

  不少港人往往以為香港資訊發達,所以掌握的世界實況比內地人為多。這種想法可疑得很,大多數港人都沒有在中港兩地跑,根本不知內地人取得資訊的來源十分寬廣,更重要的是,香港謠言充斥,就算主流媒體的不少報道,也不見得經得起fact check。近年西方的媒體,不知發了甚麼病,報道香港或新疆等的情況時,一樣立場偏頗,毫無事實根據!

  我有位科大的舊同事呂宗力教授,曾著有《漢代的謠言》一書及相關的多篇學術論文,對中國歷史上有關謠言的認識,不作他人想。十多年前,他曾賜我此書,閱後拍案稱奇。原來謠言古已有之,其政治功能與今天相差不大,都是用以攻擊政敵的工具。謠者歌謠、民謠或童謠也,用歌謠的方式傳播攻擊性的內容,正合粵語「唱衰」的含義(今天「唱衰」一詞已常在普通話的語境中出現)。古人沒有互聯網、電視、報章,用歌謠去「唱衰」別人,性質與今天的大眾傳媒分別不大。

  若要細分,謠言又可有流言、訛言、妖言、民謠、童謠、讖言、讖謠等等,含義各有精微的差異。所有這些通常都沒有事實根據,但受害人被人「唱衰」之時,往往甚受傷害,又因為連誰人才是謠言的始作俑者也不一定知道,所以常常捱打。白居易有詩為證:「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誰復知?」周公在文王去世後攝政輔助年幼的成王,管叔及其群弟懷疑周公別有用心,於是大放流言。這裏的流言與訛言不盡相同,前者是沒有根據的傳言,後者則根本是刻意歪曲事實的謊言。連聖人周公對流言都無抵抗力,何況其他人?所以說謠言的政治效益可以很大,而且發放出去,成本甚低,也不易被人捉到加以懲罰,所以沒有道德的人會樂此不疲。

  在香港只要看某份報章或黃人充斥的網站,便可知謠言從來不絕。遠的如八三一死了多少人(後來又有人還陽了),CCTV沒有死了人的記錄,有些人還是不信,這些沒有根據的傳言應屬流言,但始創者卻可能是惡意製作訛言。若論近一點,政府官員集體去接種科興疫苗,立時便有謠言說這是假的,官員性命攸關,打針不敢用內地的。稍為用腦的都知這是胡說八道,用意惡毒,不想港人可早日脫離疫情苦海。雖然港人對這疫苗望穿秋水,但現實中也總有一批腦殘人士會聽信謠言,不敢接種。利申:因打針的空檔迅速用光,我仍未預約到,在我打到針以前,我毫無誘因鼓勵別人與我競爭,搶奪接種的機會。

  謠言又豈是香港才有?西方國家,尤其是五眼聯盟的部份成員,造謠過份得使人要重新認識她們。舉個例子,根據一些很可能是自己發放的訛言,竟說新疆有「種族滅絕」,而說這些話的人,大多數連中國也未去過,更何況新疆?華春瑩早已對此用有力數據反駁過,但我習慣要fact check,果然發現新疆人口從一九九九年至二○一八年增加了超過四成,增長的主要還是維吾爾人,而中國總人口在同一時期只增長百分之十點八,那有「種族滅絕」進行時人口卻劇增的?最近我才知道,多位在內地大紅大紫的影視明星原來是新疆的少數民族,莫非「種族滅絕」的方法是捧紅她們,誘使她們不生育?

  由此看來,散播謠言的人並不止局限於網上,身居廟堂的加拿大議會議員,一些西方的主流媒體一樣有參與。這究竟是新聞學院的教育近年大幅退步,不再尊重事實,只求立場,還是因為西方政客害怕中國崛起,唯有事急馬行田,仿效古人,把謠言武器化去抵擋一陣,試國拖慢中國發展的速度?

  但造謠太多,自己也會信以為真,對世界的認識愈是脫離實際,終致自身損失。一些國家對中國所造的謠言,正正會使她們錯失了利用中國發展所提供的機遇,硬是自己乾着急眼睜睜的看着中國超越自己又說不出所以然。

  謠言太容易傳播,對世界造成的損失也大,以追求真理為本的社會精英有責任抵制謠言,不做謠言的載體,更不去傳播謠言,新聞從業員更有責任事事講求fact check,對不盡責任的媒體,我們可視其為傳播謠言的幫兇,加以譴責,這包括一些在世界頗有影響力自我陶醉的著名媒體。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