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未來中美關係的兩個里程碑

  我一直深信,中美關係的變化在未來的十多年都是影響香港的一個重要因素。中美經濟的互相依存程度雖遠比以前為深,但若論美國政客與應聲而動的美國媒體,其對中國的敵意卻是五十年來今天最強烈。

  經濟上美國如何依賴中國?在疫情中可見一斑。美國政府近日突然發現,接種疫苗的注射器有八成來自中國,這一年來,中國也供應了三百多億個口罩給美國,中國一旦翻臉,美國的抗疫大計會大受挫折,不知死亡人數會增多少?

  五十年前,中國熱正開始在美國流行起來,到過中國訪問的華人或其他人等,都成追捧對象,中國到美的表演團體,例如瀋陽雜技團,表演場所全都爆滿,美國媒體紛紛稱為世界最精采的節目。美國思想界中也有一種思潮,把中國看成是一個烏托邦式的世外桃源,就連歌舞劇《東方紅》在全國校園放映時,大多都會座無虛席,我在芝大的校園內見到,電影完畢時,在場的老外都不約而同唱「國際歌」。要知道,當時中國仍處於文革時期,不少人民生活痛苦。就算在中國熱退潮後,美國也視中國為爭取對象,以助其遏制蘇聯,美國對中國的政治修辭還是釋放善意多於敵意。為何今天美國政客老是想着要跟中國脫鈎?美國的宣傳機器也不斷抹黑中國,甚至濫用假新聞製造經不起推敲的謠言也在所不惜,為何?

  按美國政客或主流媒體希望傳達的理由,該是中國政府不斷地違反人權,所以美國要替天行道,譴責中國。先不理會此等理由是否毫無根據或是自欺欺人,老是邏輯上已有嚴重硬傷。在文革期間中國人權狀況比今天糟得多,為甚麼當時要積極準備與中國建交,今天中國有九成三的人民支持中央政府,每年以億計的人口出境旅遊公幹讀書後,又幾乎所有人都選擇回國,美國的建制,今天卻又反而向中國揮舞着利劍?美國歷史上對世界多個獨裁政權都十分友善,那會像對中國般用盡吃奶之力亂罵一通?

  此等雙重標準自然是因利益而起。以前中國國力不彰,對美不構成強大威脅,自然可以成為拉擺圍堵蘇聯的對象,但今天中國國力發展速度快得美國政客害怕,態度轉變也在情理之中。此等狀況要多久才能結束?

  在十九世紀末美國國力剛超越英國時,英美之間的關係也十分欠佳,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明顯勝出英國,英國才承認美國的領導地位。以現時的走勢看來,中國國力大幅超越美國,很可能只是時間問題,但要多久?有兩個里程碑值得我們注意,一個是二○三○年,另一個是二○三五年。

  衡量綜合國力的標準很多,最簡便的是GDP,此指標若夠高,不但代表經濟實力雄厚,也意味着科技、軍事、教育等發展一樣頗有成績。比較GDP有兩種常用方法,中美兩國都用自己的貨幣計算GDP,二○二○年美國的GDP估計為二十點九三萬億美元,中國則為一百零一點六萬億人民幣,去年平均匯率約為六點九元人民幣兌一美元,所以中國的GDP以市場匯價計算是十四點七二萬億美元,等於美國的百分之七十點四。

  但因中國平均物價遠低於美國,一美元在中國的購買力高於在美國,若接這因素調整,便是所講的購買力平價GDP。二○二○年,按國際貨幣基金的估計,中國的GDP(購買力平價)是二十四點一六萬億美元,歐盟是十九點四萬億美元,美國的數字如上不變。

  英國有研究機構月前認為在二○二八年按市場匯價計,中國的GDP便會超過美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我們可稍為保守,把它推遲兩年至二○三○年,中國的年均經濟增長率只要比美國高出百分之三點五八便可,這倒是不難做到的,過去的平均記錄遠超於此。換言之,世界如無重大不可預料的變故,到了二○三○年中國便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經濟一哥了。

  美國很可能不接受這一現實,要有更明顯的成績,美國才更難否認。用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早已超過美國,而且更震撼的是,中國的GDP有力超越美國加上歐盟的總和,即一國挑戰整個西方世界。在二○二○年,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美國加上歐盟的GDP比中國高百分之六十六點八,在二○三五年中國便可追上,所需的條件是中國的年均增長率高出百分之三點四,這對中國來說,並不困難。

  倘若中國的GDP等於歐美的總和,這顯然又是一個里程碑。到時,亦即二○三五年,中國的人均收入仍然只等於美國的一半左右,但中國有消費力有知識及生產力的中產階級卻已遠多於美國或歐盟,中國也是明顯的世界最大的市場。

  當到達了第二個里程碑後,歐洲國家為了自身利益,會更義無反顧的與美國保持距離,美國也會不情願地接受現實,亦即美國的一哥地位已難以為繼,為了虛名而損失實際與中國合作的利益,並不化算,到時很多攻擊性的政治修辭,會自動收斂。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