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有無「香港民族」?

  有些港獨份子曾宣揚一種論調,說有一個民族叫「香港族」,還有人以此名成立無甚人參加的政黨。「香港民族」是一個可笑的概念,就算有人想自稱屬於這民族,港獨份子也只是喧賓奪主,並無資格,他們應先問問真正的香港原居民,例如祖宗相傳是南北朝時盧循的追隨者移民到港的漁家蜑家,或是南宋末年逃難到今天新界的遺臣遺民。據我所知,香港原居民大多大力反對港獨。

  若從更深層次地去分析所謂的「香港民族」及錯置了的「民族主義」,我們應先界定一下能稱為民族的標準是甚麼。最能決定甚麼才算是民族的因素是血緣。中華民族包括漢族及大量其他的民族,港人若付錢給一些有精準數據庫的基因公司,檢驗後可以得到一份幾百頁的報告,說你的基因九成多是漢族,一兩個百分點是苗族,更少的百分點是一些你未聽過的民族,不一而足,但這種基因結構,與內地人民並無多少分別。由此可見,因先民中不同民族的通婚,我們很難找到百分百純種的漢人,但這毫不阻礙我們認為自己屬於中華民族這個大熔爐,因為我們共享了同一歷史、文化及語言。

  上述的血緣、歷史、文化、語言等因素客觀存在,很難否定,這對分離份子不利,所以他們必須祭出另一些因素,說自己的一伙與母國不同,最方便的方法便是用價值觀去界定民族。這是客觀上難以驗證的,因為這界定法只等於說:你喜歡的我不喜歡;我喜歡的你不喜歡;我喜歡港獨你不喜歡,所以我們屬於不同的民族。他們會不承認很多中華民族的共通點,雖然他們除了中文外,其他語文不一定懂,飲食習慣也不是說改便改到。

  還有一種人十分害怕民族的凝聚力,他們是侵略別國的帝國主義者。你要侵略別國,但那裏的人民團結一致與你對着幹,怎會不設法離間他們?美國害怕中國崛起,遏制中國的手段之一正是在香港支持黑暴,你要美國鼓勵港人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豈不與虎謀皮?就連一些思想本來較開明的美國人,例如《世界是平的》作者費列德曼,一樣免不了出自維護美國利益的偏見,他近日竟批評中國極端民族主義四起,他大概忘記了,正是美國無端虛構新疆棉的謊言及在香港問題上持嚴重的雙重標準,激發了中國人民大團結起來,這不是甚麼極端民族主義,而是當一個國家被侵略或遇到外國的敵意破壞行為時所會表露出的愛國主義精神。

  數十年前我讀大學本科時,曾通過書信與在香港讀大學的好友辯論民族主義問題。朋友反對民族主義,認為這會引來狹隘思想。當時世界各地有中國熱,而香港的校園也處於火紅的年代,愛國是學生中的主流思潮。我也不認同民族主義,但贊同愛國主義,二者有何分別?

  民族主義是熱愛自己的國家民族,就算自己國家有錯誤,也要辯護一番,對外國則往往持敵視態度。愛國主義者當然愛國,但卻是理性的,自己國家若出了問題,會想法替她糾正錯誤,對於其他因素,若有優點,便應學習及欣賞,這與批判她們的缺點,及不良居心並無矛盾。

  我們可以把對國家民族的態度排列一下。我認為愛國主義優於民族主義。在愛國主義之上的,還有一道德更高,但可能陳義過高的國際主義。甚麼是國際主義?這是一種天下大同的思想,不分國界,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把自己看成是習近平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一部份。幾天前的五一勞動節在網上又聽到了「國際歌」,這首歌我當年在大學校園中,甚至在芝加哥唐人街唯一的中文書店打書釘時,都常常聽到,有次芝大有不知來自何國的學生放映歌舞劇《東方紅》,電影以「國際歌」結束,現場近千人竟同聲以多國語文共唱「國際歌」,這便是中國熱期間一些美國校園的氛圍。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幫助一帶一路國家建設,對外輸出抗疫用品,都是中國國策,符合國際主義或愛國主義,但不符合民族主義。美國的「美國優先」政策及在世界多個地方到處轟炸,卻可歸類為民族主義,雖則此詞也有語病,因為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並無美國民族這回事。

  在民族主義以下的,還有一種更有害的思想,它可被稱為「部落主義」,信奉者思想非常狹窄,思想極端的小群組聚在一起,排斥一切群組以外的理念,這些人是引致社會分裂經濟停滯的推手。很不幸地,世界不少社會都存在「部落主義」的群體,香港年前的黑暴亦屬此類人,他們自號為香港民族,實質上能反映的,只是一些小部落中人的思潮,對世界有害無益,人人可鳴鼓而攻之,把此等思想剷除掉社會才可得安寧及進步。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