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澶淵之盟對中美關係有無啟示?

  把「修昔底德陷阱」這一概念普及化的哈佛教授阿里遜(Graham Allison)在二○一九年曾發表一篇文章,建議可把北宋與遼在一○○五年所訂定的「澶淵之盟」作為參考,以建立管理中美分歧的機制。阿里遜對中美關係的前景深以為憂,認為前面有極端的危險在等着,雙方若大打出手,大家都無好處,若是核戰,則雙方都十分清楚,大家都等同自殺。

  我不認為中美之爭是零和遊戲,亦即一方之得必然意味着對手之失,但我們也不能否認中美雙方有利益矛盾。美國做了數十年全球霸主,突然冒出了個中國,一、二十年後以購買力平價計算,GDP可以是美國的兩倍,這個霸主寶座還怎坐下去?面子有損也許事小,但其後果卻會使美國實質損失。首先是美元霸權會大幅削弱,美國的消費繁榮很大程度建築在她有貿易赤字之上,亦即她的總需求大於好的總生產,要靠外國提供她的額外所需。為何別國肯這樣做?因為她們仍肯接受美國印出的一張張本身並無價值的鈔票,以作自己的外匯儲備。美元地位若不保,美國是有損失的。第二是中國經濟上、管治上及抗疫上的巨大成功對美國構成很大壓力,有人不免會質疑西方的政治制度和價值觀是否存在重大問題,此種質疑會被某些人視為深層次的生存威脅。

  但我們同時也可見到,兩國若和平共存,貿易及金融上的合作又可使到雙方都得到巨大的利益。在美國,若無中國的消費品及藥物,大部份人可能都無法生活下去。在中國,若無美國一些高科技產品,中國的經濟增長也會減慢。在教育上,很多年輕人的留學夢也要碎掉。既有衝突,又有利益,而且從實際力量對比來說,根本不存在那一方可擊敗另一方,既然如此,最好的策略便是管控分歧。

  「澶淵之盟」是否管控分歧的好模式?這個盟約是甚麼一回事?北宋初年,第二任皇帝宋太宗屢屢想收復北方的失地「燕雲十六州」,但大遼有蕭太后坐鎮(對!便是電視劇《燕雲台》唐嫣演的蕭燕燕),太宗雖有楊家將協助,依然敗多勝少,無功而退。到第三任皇帝真宗時(民間傳說,他的妻子劉皇后搞了個「狸貓換太子」出來)遼兵又再入侵,打到了離京城開封只得二百里的澶州,朝野震動,真宗欲遷都南逃,得宰相寇準改勸為御駕親征,宋兵士氣大振,再加上遼兵大將蕭撻凜被弩箭射死,遼兵在澶州久攻不下,宋方派人與蕭太后談判,終成和約,宋遼雙方得到了一百二十年的和平。

  和約的主要內容如下︰契丹皇帝稱真宗為兄,自認為弟,但真宗稱蕭太后為叔母。大宋每年要輸十萬両白銀及二十萬匹絹到遼國,是為「歲幣」。兩國邊境附近的城池護城河等要依舊,不得修葺創建(等於不能改善邊防的設施),此條約要「傳之無窮」,「有違背的,不克享國,晤晤天鑒,當共殛之!」

  此條約表面上替宋朝節省了大量軍費,歲幣開支據云不及用兵費用百分之一,兩國從此禮尚往來,一百二十年間通使共三百八十次,遼有饑荒,宋也派人在邊境賑濟。不過,公元一○四二年,當西夏與宋打仗時,遼也乘機要把十萬両白銀的歲幣增至二十萬。宋雖然在開始時收回了燕雲十六州中的兩州外,其餘的失地一直未能收復,而且歲幣一事,後來的神宗也視為奇恥大辱。

  「澶淵之盟」對今天中美關係有無參考價值?有,但只是一部份。阿里遜不懂中國歷史,不熟悉中國歷史上和談妥協的例子多的是,一見「澶淵之盟」竟可為兩國帶來一百二十年的和平,當然大感新奇。這盟約的重點是大家談好了利益的分配,便可達致長久的和諧,這是需要中美兩國都共同努力的目標。有美國一位有重大影響力的教授不斷提醒美國政府,這不是壞事。「澶淵之盟」有些歷史背景,也與今天不無相似之處,例如宋遼雙方都無能力滅了對方,便與今天中美一旦開打,雙方都有不可承擔的損失一樣。鬥,只能兩敗俱傷,整個世界也會被殃及池魚。

  不過,「澶淵之盟」也不能硬套到今天。有宋一代,政府實行強幹弱枝,軍事實力不振,屢戰屢敗,科技文化雖鼎盛,但兵力孱弱,就算喪權辱國也無可奈何。遼國自己也有困境,自一○三一年興宗即位後,其國勢已在走下坡,內有權鬥叛亂,外有金人逐漸形成的威脅,在「澶淵之盟」簽訂的一百二十年後,還為金人所滅,大遼自然也無實力去毀約攻打大宋。今天情況不同,美國實力仍然強橫,中國也如日方中,兩個強國都充滿自信,談不攏的機會大於兩個無實力國家的談判。

  阿里遜也是對的,世界前途,頗有兇險,找不到模式也要找,中美兩國的利益要平衡分配,才可有望維持長久的和平。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