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騎駱駝還是坐名車?

  網上曾瘋傳一段已故阿聯酋總理拉希德(Seihh Rashid)的講話,其大意是拉希德本人的先輩是騎駱駝的,他卻可使用奔馳車(即港人說的賓仕)。他相信他的下兩代要改用較低檔次的路虎了,到再下一代恐怕又要再騎駱駝。為何如此感慨?因為他認為,艱難的時代創造強人,強人能創造盛世,盛世則孕育出軟弱之人,這些廢蛋只會把世界弄得一團糟。

  上述一段話已被考證出其半真假,並非全是拉希德所說,但它的核心訊息卻大有道理,符合社會真實,對我們分析世情,預視歷史,很有啟發。西方文明在過去二百年曾盛極一時,但今天西方列強已難掩其頹敗之勢,這是怎麼一回事?反觀中國,甚至是亞洲,崛起復興幾成定局,為何如此?世界真的在輪流轉嗎?

  不規則的輪流轉在歷史中確可找到不少例證。中國的朝代興衰更替,十分明顯。漢朝盛世後卻經過幾百的三國、兩晉南北朝的分裂及人民生活痛苦時期,但唐朝的文治武功,宋代的文明顛峰,卻又足可使每一名華夏子弟引以為傲。但宋朝的國防積弱又頂不住外族的入侵。清代曾有乾嘉盛世,GDP是當時世界GDP的三分一,接踵而來的卻是百多年的民族屈辱。共產黨打跑了帝國主義,在韓戰中也以血肉之軀擋住飛機大炮,大長中國人的威風,但文革卻又把國家拖入深淵。禍兮福所倚,文革此等壞事,使無數人痛苦不堪,但它打破了官僚體制,反而為後來的改革開放掃除了不少障礙。中國人民的鬥志與創造力被組織起來,勢不可擋,背後推動力之一正是人人都不想重蹈過去的痛苦與貧困。

  中國人的文化中也充滿對盛衰周期的認識與智慧,人民知道居安便應思危,生於憂患,卻可有助我們將來死於安樂。西方歷史中當然也有盛衰期,但其周期的頻率卻似不及中國。羅馬帝國從稱霸到驕奢衰落後,西方世界出現了近千年的黑暗落後,從文藝復興開始的上升期,及力量擴張,為時好幾百年,今天雖然在走下坡,但仍都是發達國家。西方世界的盛衰周期太長,西方人對周期的了解,恐怕及不上見慣大上大落的中國人這麼深刻。

  西方世界對自身處於衰落期並非毫無所覺。幾年前,國際調查機構皮尤(Pew)做過一個調查,向各國人民有多少比例認為下一代會比這一代活得更好,結果顯示,西方世界人民普遍對前景十分悲觀,例如,法國只得百分之十四的人認為下一代會活得更好,意大利是百分之十五,英國是百分之二十五,美國有百分之三十二,算是不錯了。

  反觀中國,卻有百分之八十八,印度也有百分之七十四。今天經過新冠的災難後,中國與西方的差距應更明顯。

  與歐洲國家相比,美國在衰落的軌跡上算是沒走得這麼遠,她仍是超級大國,自有它的底氣。有兩個因素也許較少為人注意︰第一個是她能不斷吸納新移民,這會為美國不斷帶來朝氣;第二是她的教育很重視孩子的獨立性及能否吃苦。例如美國孩子自己跑去替鄰居剪草看護嬰孩,以賺零用錢,十分普遍。在大學生中,很多父母便不再供養了。捱得起苦才有利培養精神強大的人。

  不過,此種美國人的優勢也未必能保持下去。近年美國的大學校園常會設立所謂的安全空間(Safe space),保證學生見不到他們不喜歡見的事,聽不到他們不願聽的話,以保障他們感覺良好。這些人連不同的觀點也受不了,那裏能經得起風雨!

  中國人民在百餘年的屈辱及文革中所受的苦,是強大的進取動力,但也不能說中國沒有隱憂。較年輕的一代大多都是在一孩家庭中長大的,自幼備受寵溺,不用怎麼捱苦。中國政府對此似很擔心,近月在娛樂圈中大力打擊精神鴉片,對打機也多設限制,又不容許年輕人過度學習,目的正是要把繁榮盛世帶來的享樂心態壓下去,保持鬥心,繼續奮發。

  香港比西方世界好不了多少,過去三十多年香港的總和生育率處於極低水平,獨孩家庭為數不少,很多中產家庭都僱有外傭,對孩子容易太過寬容。

  年輕的一代很少有經歷過上一代的磨難,對社會了解不足,使人擔憂。前年的黑暴戾氣十足,並不代表他們強悍,只顯示他們衝動無知,他們失敗後變為憂鬱,如何能應付得起新時代的挑戰?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