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2%
  • 2022年5月29日 星期日

雷射針|美國社會內疚與虛偽帶來的衰敗 - 雷鼎鳴

一個帝國開始衰落,總是有跡可尋,不會毫無先兆的。在網上見到報道,洛杉磯的一條鐵路上,散滿了亞瑪遜郵購貨物的紙箱和包裹,原來是火車被洗劫後的景象。在新冠疫情期間,美國人非常倚賴亞瑪遜提供的網購,每天都有大量物資通過各種交通工具運輸,火車上的網購消費品也就為劫匪所垂涎。

美國不少地方治安變得惡劣,可不是孤立之事。月前國際及美國的媒體早有報道很多賊人跑到商店中「搬屋咁搬」,無人敢於阻攔。在美國東西兩岸居住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在疫情前也不大敢出街,年長女士尤其如此,因為搶匪最喜歡找沒有抵抗力的女人下手,我不少朋友都要拿着電棒及防狼噴霧劑才敢外出,是否有效,不得而知。

美國社會出了甚麼事?這是否與很多美國人有槍有關?美國槍枝的確氾濫,民間每一百人平均擁有一百二十支槍,百分之三十二的成年人有槍,但此等狀況,古已有之,解釋不了近年治安的轉差。我相信有兩個新的相關變化對治安影響很大,一是加州在二○一四年通過的四十七號法案,二是黑人推動的賠償世代(Reparation Generation)運動。

四十七號法案是怎麼一回事?二○一四年加州有不到百分之十九的人口參加一項公投,結果投票者當中有近六成的人支持把一些刑事重罪降為輕罪,只要偷竊物品的總值在九百五十美元以下,便只能當作小罪處理,而在實際上根本會不了了之,不作檢控。支持此法案的人認為,監獄有人滿之患,此法案可減少坐牢人數,省回的錢可用作幫助青少年戒毒等。也有人認為,美國貧富懸殊,窮人受欺壓已久,他們每次免費免責「取回」九百五十元的商品,是對他們的補償。

此等論述的邏輯頗為怪異。沒錯,美國坐牢的人的確眾多,無論是監犯總數(約二百一十三萬人),還是每十萬人中有六百三十九人的坐牢率,都是當世第一高,反觀中國人口多出美國幾倍,失去自由在獄中的也只是一百七十五萬人左右,但美國放生罪犯豈不掩耳盜鈴?法案通過後賊人經過幾年的測試,漸漸摸透執法方的反應,知道橫衝直撞,入店偷盜可以探囊取物,不會有後果,在餐廳吃霸王餐別人也無可奈何,怎會不食髓知味,樂此不疲?但這樣真的能解決貧富懸殊的困局嗎?習慣了不問自取的慣犯,不會因此而在社會階梯上向上升,只會沉淪下去翻不了身,情況比貪圖政府福利甘心做懶人的更糟糕。加州是一個左派勢力較大的州,他們的抉擇卻足以使到商店及餐館面對困境,人人自危,無法經營下去,失業率也會高企,這些人豈不笨蛋?

賠償世代的運動似乎以底特律等黑人聚居的地方較有影響力。推動此運動的主要組織叫「全國非裔美國人賠償委員會」(NAARC),他們認為歷史上黑人在非洲被白人殖民者當牲口運來美洲當奴隸,後來就算被解放後,仍經常受欺壓,得不到應有的尊嚴與權利,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連買房子借貸也受歧視,投票前也曾受三K黨的私刑所威嚇,甚至殺害,所以美國主流社會要賠償他們。NAARC又提出十點建議,例如可自由選擇回到非洲認祖為歸宗,但最重要的是白人或主流社會的家庭應每戶拿出二萬五千美元幫助黑人家庭買房子以作補償他們祖宗過去的損失。

黑人所列舉的過去所受之苦並非虛言,使人同情,但這個賠償計劃恐怕難以成立。你要今天的白人替他們的祖宗作出賠償嗎?恐怕不易。華裔美國人歷史上也受歧視,也是受害人,為何要這些受害者去支付賠償?印第安人幾乎被滅族,他們比黑人更有資格要求賠償,但他們術下來人數不多,沒有足夠政治影響力。若然要幫助黑人得到補償,發放現金給他們買房子,還不如幫助他們的教育,改善其社區的環境。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在心理的層面上,四十七號法案與賠償世代運動其實是相通的,美國的白人素來認為自己有民主自由站在道德高地,見到黑人的不平等待遇,有些人總會有內疚之心。有內疚當然比沒有內疚好,但奇怪的是,美國政府對於製造更多的苦難,似乎十分樂意。只要看看二百多年來美國不斷發動的戰爭,在中東中亞等地狂轟濫炸所製造的人道災難,便知美國的下一代人要為這一代感到內疚。要避免此事,最好的方法是不再侵略別人,節省軍費,用這些軍費改為幫助黑人及原居民的發展。這樣會少些虛偽。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