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理成章——泥地賽首重場地

  周六編排七草三泥賽事,三場泥地賽均是千二米路程,這個安排一向較受歡迎,正如早前九月八日那樣,當日有四場泥地賽而全是千二米,大家除了臨場可掌握偏差後調整策略之外,在賽後研究每場賽事水準及各駒表現時,亦有更多因素作比較,得出的結論自然更加準確。

  相反像剛周日只得兩場泥地一哩賽事,單看賽果表面似是利放不利追,然而「鵰神」所贏的一場,首兩段步速甚慢,至八百米後才加快,這個節奏自然不利後上,但得亞軍的「安賦」是由尾二位置追上,可見場地也不是完全冇得追。

  至於「二郎」取勝的一場,無疑首兩段步速甚快,但彎位一段按慢至廿四秒五六,所以首三段段速實際快不過「鵰神」那場不多,而末段時間快達廿二秒三七,以泥地而言已是冇得追的段速,所以即使「悅裕」本身交出廿二秒零一的末段締速,也只能收復若干的落後距離而已。

  評估賽事模式利放抑或利追,首要考慮自然是場地及跑道,其次便是研究步速與節奏,不弄清楚這些因素,得出的結論便難免有謬誤。

章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