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7%
  • 2022年10月3日 星期一

章名 - 蓄意犯規應該重罰|順理成章

上周六兩場四班千二米俱由降班馬取勝,可見踏進季尾階段,原本在四班起步的插班新馬精英紛紛贏馬升班後,形成四班已較少這類質新惡馬,因此便造就一些三班自購馬得以減分落班後遇弱旅而取得來港後的首場頭馬。
  回說剛戰這兩場頭馬,表面看「電氣騎士」及「忠肝義膽」所交出的締速接近,然而「電氣騎士」是於當日第四場上陣,當時是跑完第五場便進行壓地,加上早段步速偏慢,牠是藉末段增速拉快總時間而比較頭場三班頭馬時間只慢0.05秒,可見牠的贏馬水準已達三班水平。相反「忠肝義膽」是於當日第六場出賽,屬於壓地後的頭場,加上是一場快步速賽事,「忠肝義膽」可算是受惠於快步速之下回來,比較之下,應以「電氣騎士」的水準更高。

剛戰第五場於直路上出現干擾事件,事緣「紅麗舍」在最三百米處向內斜跑,導致在其內側的「健康馬」嚴重受阻並勒避,從賽事影片及巡邏影片畫面所見,莫雷拉是蓄意犯規,而當時「健康馬」的鞍上人潘頓也是盡失平衡差點墮馬。雖然最後競賽小組有對莫雷拉作出罰停賽的決定,但只罰停兩日實在未能反映事件的嚴重性。即使競賽小組強調這個罰則是考慮過莫雷拉的良好策騎紀錄,但筆者想指出蓄意跟不小心是兩回事,而蓄意打茅波的策騎方式實在應予重罰。
章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