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農村兒童健康

  我這段時間參與了肇慶市一個蜂蜜扶貧項目,項目所在地是一個非常不發達的村落,人口僅二千五百人。實際上,該村常住人口可能只有二百至三百左右。因為缺乏商業及教育設置,大部份青少年都在村外讀書留宿,青壯年人則大多外出務工,賺取更高的工資。留在村中的大多數是十二歲以下小童以及老人。閒餘時經常看見一個老人照顧着兩至三個小童的情景。

  截至去年八月底,內地共有六百九十七萬名農村留守兒童,當中超過三萬四千名兒童有不同的殘疾,另約七千名兒童有健康問題。雖然數量已經逐年減少,但留守帶來的心理、生理上問題,仍需我們重視。

  我曾走訪過幾個內地的農村,醫療健康知識普及率低,醫療機構設備都相對落後,令留守兒童面臨很大的健康問題。深圳曾經有醫院免費為二十名留守兒童進行體檢,最後統計有三十百份比的小童體重偏輕,二十名小童更全都有蛀牙,而且當中一半的小童牙齒全部都蛀了。留守兒童平時在農村,沒有人監管他們認真刷牙,加上愛吃糖和軟的食物,引起細菌堆積,造成蛀牙。歸根究柢,與平時飲食營養配搭不當,缺少家長的監管有關。

  我與村中的小童聊天時發現,除了生理健康方面外,由於長期在農村裏面生活,對外界接觸得比較少,社交、情緒上與城市裏面的小童亦有所不同。據統計,留守兒童有可疑社交情緒的異常率為二十七點五百份比,主要體現在情緒控制、注意力、社會適應能力、自傷行為風險等方面。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村裏面大多數小童還要進行「逆向照顧」,即照顧年紀大或身體狀況不好的祖父母。

  很多醫療投資者大多會瞄準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但我認為,農村是由「無」到「有」,而大城市,是從「有」到「優」,農村是一些很基礎的需求,這些需求也是必然的。而且無論是牙科、心理健康等不同領域,都有很大的需求。另外,透過政府的一些資助,將來如果能有適當的政策配合,定會有一個很大的商機。

關志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