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人生裏淡淡的哀愁

  仲秋初涼。昔日新聞系同學傳來令人不願置信的消息,兩位同學竟然無聲猝逝, 實在令大家無言驚愕。

  送別朋友,送別一個年代,送別美好的回憶,你道,這人生的淡淡哀愁,竟是令人如此不能紓解!

  當年唸新聞系,班上同學超過五十人,畢業後,同學星散,投身各大報章、雜誌、公關、廣告、電台、電視台等,不少拼搏之後晉升高層。是的,那年代多的是發展機會。

  回首過去,我雖與同學聯繫不多,但知大家各有各忙、各自精采。而我畢業前已在某報副刊工作,輾轉當過兩年中學老師後,仍情歸傳媒,在報章當編輯四年多,其後在雜誌擔主編之責,可以經歷和見證了報章與雜誌的輝煌年代。

  二戰之後,在此福地我們享受了七十年的和平歲月。

  轉眼來到二十一世紀的人工智能年代,一切變了樣, 時代步伐的猛然飛躍,卻令人有點不知何去何從!這麼多新聞學院出來的人才,在大環境的影響下,又有多少機構能給予新人機會呢?

  在此面臨疫症和經濟蕭條的情況下,一切令人難以樂觀。時代正緩緩奏着一首我們不願聆聽的悲曲。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