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母親的菜式

  司徒衛鏞在《回憶的味道》的壓軸文章——致親愛的母親,寫來情深,令排字校稿的小女生,也邊看邊流淚。 司徒大哥這本《回憶味道》,掀起的是每個人心底深處對母親無邊的情感。

        番茄薯蓉治牛肉飯是司徒最懷念的菜式。他說母親煎的荷包蛋永遠焦邊但蛋白很軟蛋黃流心,味美以致終生難忘!年歲大了,才會回想起小時候母親經常弄的菜式。回憶,經過歲月洗禮,盡是溫馨。

        筆者當年家庭環境一般,母親弄的常是番茄蛋湯或番茄煮魚,而魚一定是煎鮫魚或紅衫魚。早餐則是潮式白粥、鹹蛋與菜脯。中年過後,這些菜式竟成為我久不久就隆重其事,特意要品嚐的歷史味道。

        還有那過年時節,母親弄的大堆頭製作,像搭了棚架的馬戲場景,製作粉果、茶果、角仔、年糕等,家中滿是五色趣致食材,又有大小不同叼盆盆碟碟,小孩未過節已興奮莫名。許多時更讓我們動手弄些創意新式,邊弄邊試吃,真有年節氣氛。

        在結婚後,另一半也有他特定的母親菜式,一道薯仔炆牛肉可令他心思翻騰,母親的愛就在這些氣味中糾纏一生!母親啊!當我也成為母親後,最愛弄豆腐魚雲湯給孩子吃,這也成為他心中難忘的天下美味。

        今宵多珍重。邁進二○二一了,祝大家平安又幸福!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