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任勉芝與中醫人物誌

  歲晚,買了年糕送予老師,疫期間不常見面,彼此共聚,師徒當然開心。期間還碰到任勉芝教授,相邀成兩枱。

  隔着興盛小館老闆特製的輕盈膠版,談天無障礙。任教授送來與著名中醫李甯漢合著之新書《香港著名中醫人物誌》,兩位前輩史話尋真,記錄中醫名家生平逸事外,通過任教授八十雜記,更可一窺。香港舊時風物面貌,並見證中醫藥行業的滄海桑田。

  想不到此書篇末有一文章,在記述英皇師生對教育貢獻中,看到劉殿爵博士捐贈遺產二千萬一文,頓時想起一點湮沒的舊事,當年在英國留學回來,曾短暫在逸夫書院做事,那時經常會碰到劉教授。 當時教授已退休,在中文大學任榮譽教授,見到年邁的他仍孜孜不忘研究,他厚實的學者大書包和緩緩又帶點沉重的腳步,總讓我體會到一位終生為文化和教育事業傾盡心力者的可敬。

  劉殿爵教授,早年翻譯的《道德經》、《孟子》及《論語》, 是中國古籍英譯典範之作。

  由是也令我想起另一位畢生傾心中國詩詞境界的葉嘉瑩。九十四歲的葉嘉瑩女士將自己的全部財產捐贈給南開大學教育基金會。專門用於激勵學生對古典詩詞及中國文化的研習。

  常人所愛,只及於自身的愛情、親情和友情,學者風範,對個人志業專情一生也還不夠,更要遺愛後人。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