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春彥悠然八十畫展

  屈指數來,已一年加半載沒出門了,非常不習慣但又如何,這情況不知還要延續多久?

  幸好還有網上社交媒體,可以知道遠方朋友的動靜。

  這十年來,每年都要見上一兩回的前輩朋友謝春彥,在無錫開畫展了。若是以前,必以此為由擠出時間,往無錫跑湊湊熱鬧。

  謝春彥君是個老頑童,今年剛好八十周歲,於是寫了一幅《八十上樹圖》,打油詩曰:「日月何其速,真成老匹夫,悠然到八十,還是要爬樹,樹上何所有,也算一條路。」

  畫家自嘲為老匹夫,所以是次畫展,就名為《丹青於我,匹夫餘事——春彥畫展》,於無錫馮其庸美術館舉行。

  春彥先生寫了一輩子的書畫,竟然說這不過是「餘事」,那麼「正事」是甚麼?

  大概可以想像出一二。他一定會跟我瞪眼,「正事就是和好朋友聊聊天喝喝酒,間或批評一些欺世盜名的小人!」

  根據和他的交往,應該猜得十不離八九。希望可以出門,去上海向他求證一下。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