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蔡瀾的 書法派對

  我和馬龍在中環閣麟街工作室年代,於道上不時碰到蔡瀾兄,他瀟灑的闊袍鬆袖,揹一個布袋,臉上淡淡的笑容。就是帥!

  也經常在陸羽碰到他,另一款形象是戴着花俏領呔。他強調這是自己畫的,大抵一般人沒留意這個細節。遇見他,一樂也!因他的自在無拘束,只覺和煦生風。

  近日城中美事,正是風騷的蔡生在元創方大搞書法派對!「派對」這個名字起得真好,代表主事人一番玩心,也有與眾友、眾讀者同樂之意。

  周六下午,有一場蔡瀾與樂茶軒主人葉榮枝對談《抄心經、飲普洱》環節。抄經與喝茶,都會令人心平氣靜。講者機鋒處處,珠玉紛陳,難以盡錄。

  較為印象深刻是蔡瀾回應提問,有觀眾問他喜歡《心經》的哪些句子?他說句句都喜歡,並無我執之見。《心經》為歷來文人所推崇備至,句句真言。

  舒眉心愛藏本有星雲大師的卷軸《心經》,和《西泠印社》的《趙孟頫書心經墨跡》。抄《心經》令人心思澄明,增長智慧,也能去除三障。

  還有葉榮枝兄說的一個研究,把情緒病人分三組,一組只吃藥,一組不吃藥只抄經,一組既吃藥也抄經。結果,既吃藥也抄經的反應最好,而抄經比吃藥的竟然還高出一線!

  似乎證明了心病還需心藥醫。閒來抄抄《心經》一定不會錯。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