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19日 星期四
  • 28º
  • 57%
  • facebook
  • Weibo
  • RSS

流光飛絮——渣男平反記

  拍攝《古巴花旦》電影的導演魏時煜,贏得一眾掌聲,就是我們文化界的陸離大姐,早已不輕易被打動出門去觀看電影,邀請也不會捧場,對此卻是例外,令魏導演深感榮譽。
  早幾天去看魏導演另一齣紀錄片《蕭軍六記》,在此之前她已拍攝紀錄片《跋涉者蕭紅》。
  往年最愛看蕭紅的文章。個人而言,絕對是捧蕭紅,怎樣也不會喜歡這個「花心」的蕭軍……在蕭紅青春的生命裏,沒有家人守護,還要歷經多段情感的折磨,再加上翻天覆地的戰亂背景,令人感動也令人哀傷。
  蕭紅期待愛情,但總是遇人不淑,「幸福就像薄紗一樣,輕輕的就被風吹走了。」
  她和蕭軍在一起,載滿痛苦的糾結。兩人在上海期間,蕭軍又戀愛了,更同時追求另外兩位女子。他是公然的……情感豐沛而放縱,「愛便愛,不愛便丟開」。
  少年輕蔥,讀着《蕭紅傳》掩卷歎息,覺得蕭紅一切的苦難,說到底都是自招的。明知「渣男」花心,還要和他在一起,那不是命運而是自作孽。
  現在,閱歷增長,會結合歷史環境看問題,那年代的感情轇轕相當複雜,不能這樣片面批評的,因為身處戰亂時代,根本不是選擇的問題,還要加上文人的感情豐富作祟。愛情故事的命運是一早已被注定了。
  魏導演的《蕭軍六記》並不是要訴說二人的愛情苦杯。蒐集了許多資料,也跟當時許多相關人等做了訪問,呈現了一個比較完整的蕭軍輪廓。
  蕭軍之子蕭燕則提供了他在二○○六年為父親百年誕辰拍攝,蕭軍親友的訪問片段,包括魯迅之子周海嬰。
  蕭軍與第二任妻子「從一而終」,對七個子女非常愛護,文革年代面對橫逆為求家庭平安,甚至放下個人尊嚴,對朋友也很仗義,絕不落井下石。
  導演魏時煜笑着說,不意為渣男平反了。其實這只是當中一個小插曲。痛心是文化人在這個年代所遭遇的不幸。
方舒眉

hd